芒格最新对话:目前市场上有很多愚蠢和错误的行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今天是2020年08月13日 星期四

聚合赢家 | 引领财富
产业和金融智库服务平台

七禾网首页 >> 金融研究/杂谈

芒格最新对话:目前市场上有很多愚蠢和错误的行为

最新高手视频! 七禾网 时间:2020-07-16 09:19:24 来源:聪明投资者

“目前的市场上确实有很多愚蠢的和错误的行为。那些不谨慎的人永远会面临最大的风险。”


“我的决策体系非常简单,我称之为‘系统化的反常识’。我所做的是去除传统思维中愚蠢的部分,然后就得到了‘反常识’。”


“一个人一生中的机遇是很少的,人生就是如此。如果人生中好的机会非常珍贵,那么最好的方法就是轮到你的时候赶紧上前拿一大块属于自己的蛋糕。”


“不懂投资的人可以进行充分的分散化投资。但是,如果你真的了解你所投资的公司,三项投资就足够了。”


“怎样才能找到一个优秀的合伙人?诀窍非常简单,那就是——你值得最好的。另外,这个秘诀也适用于婚姻。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方法。”


这是芒格日前和Dr Sabrina Kay的一次内部采访交流中,妙语连珠的分享。


Sabrina问芒格,在2020年里,你是恐惧还是贪婪?


芒格说:“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傻瓜做什么事情都可以赚钱的时代,目前的市场上确实有很多愚蠢的和错误的行为。那些不谨慎的人永远会面临最大的风险。”


在这场对话中,除了芒格,还有洛杉矶市前市长Richard Riordan和亿万富翁、农业大亨Stewart Resnick。


Richard Riordan是美国投资银行家,商人和政治家,曾于1993年至2001年担任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市第39 任市长。


Stewart Resnick是美国亿万富翁、慈善家,他在1986年购买了富兰克林造币厂,并于2006年出售。自1979年以来,一直担任The Wonderful Company的董事长兼总裁。


在本次对话中,芒格延续了他一贯的幽默犀利,三人一起探讨了当下市场到底是贪婪还是恐惧、美国贫富差距、教育等问题,以及对于人生和未来的看法。


我年轻时曾试图缩短我的生命,而不是延长我的生命


Sabrina:查理,你永葆青春的秘密是什么?


芒格:我年轻的时候曾经试图缩短我的生命,而不是延长我的生命。我害怕当我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时候,自己会花费太多时间在养老院流口水,我想要缩短那段时间。所以我总是会吃很多植物奶油、动物脂肪还有糖之类的东西。但是这些不管用,我还是一直活着。所以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有一次,我的一个朋友为我们精心准备了生日聚会,有一个非常有名的哈佛大学医学院的教授也出席了。当时我说,我和我的朋友两个人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比其他人活得都久,在大学一年级的时候我们俩都长高了8英寸,请问晚熟和长寿是不是存在相关性?哈佛的教授说他不知道。然后我就回到了洛杉矶。一周之后,他发来了一大堆研究报告,报告显示,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青春期越晚,预期寿命越长。


学到这个新知识点让我感到很满意。那天晚上我出去了,见到了一位可爱的年轻女士,她大概60岁。我非常急于炫耀这个新知识,于是我对她说,“你知道吗?晚熟和长寿之间存在非常显著的相关性。”她看着我,对我说:“查理·芒格,你这个混蛋,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你明明知道我10岁就来大姨妈了!”


哈哈哈哈哈。(全场笑)


目前市场上有很多愚蠢的和错误的行为,不谨慎的人永远面临最大的风险


Sabrina:查理,你和沃伦总是教导我们,要在别人贪婪的时候恐惧,在别人恐惧的时候贪婪。在2020年里,你是恐惧还是贪婪?


芒格:当一个傻瓜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可以赚钱的时候,我不会考虑这个问题。目前的市场上确实有很多愚蠢的和错误的行为。那些不谨慎的人永远会面临最大的风险。


Sabrina:Stewart,目前你对于投资是恐惧的还是贪婪的?


Stewart:我非常恐惧。也许我有些夸张了,但是在公共投资和私人投资领域我都看到了一些不负责任的行为,而且全球政府都是如此。我认为对经济的救助未来有可能会使我们陷入困境。


Sabrina:市长,你是恐惧还是贪婪呢?


Richard:我总是很贪婪。我可以告诉你2008年的时候除了和查理沟通我还做了些什么。当时我重复了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时我的做法。我考察了那些小微企业,并且提出了一个问题:这家企业五年后是否还会存在?也许这家企业的估值只有三倍市盈率,但是很可能五年后它就消失了。不过,如果我觉得这家公司在五年后还会继续生存下去,我就会抓住机会买入,有多少买多少。这个方法很管用。


去除传统思维中愚蠢的部分,就得到了“反常识”


Sabrina:查理,你曾经说过,如果从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持仓中去掉一些公司,那么伯克希尔的投资回报将会非常平庸。你和你的合伙人沃伦·巴菲特铸就了这个传奇。当你们在进行投资决策时,尤其是那些非常关键的投资决策,你们会有不同的意见吗?你们是怎么进行决策的?


芒格:我们从来没有遇到过不愉快的冲突。对于一些事情我们偶尔会有稍微不同的观点,发生这种情况时,我们就按沃伦说的做。


有人对我说,查理,你这样一个霸道专横的人怎么会在沃伦面前这么顺从呢?我回答说,沃伦不是一个普通人,他是值得被信服的,他真的非常有能力。


Sabrina:查理,你曾经是一个气象学家。


芒格:是的,那是部队给我安排的工作,空军。


Sabrina:是的。之后你就去了哈佛法学院,然后你就成为了我们这个时代最优秀的投资人之一。你的投资业绩非常好,我记得你的投资收益曾经连续十四年是市场收益的三倍。你是怎样进行投资决策的?


芒格:我的决策体系非常简单,我称之为“系统化的反常识”。我所做的是去除传统思维中愚蠢的部分,然后就得到了“反常识”。大多数人运用的都是传统的思维,而不是“反常识”,所以我的操作方法就是避免愚蠢。我不是每次都能成功,但我的胜率比大多数人高。


好的机遇看起来就像是稳操胜券


Sabrina:Stewart,在识别好的交易方面你非常有名。一笔好买卖是什么样的?


Stewart:我的想法很简单。人们在收购公司的时候通常都非常关注公司的历史,但是我认为历史只有在对未来有影响时,才值得被关注。所以我会去研究未来,考虑我能给这家公司带来什么技术或者特别的东西,可以让这个公司有所不同。然后就是勤奋和努力,执行也非常重要。其他人可能认为执行比战略更重要,但是我认为战略比执行更重要。


总之,你需要找到一个合适的资产,去改造它,要有耐心。这对于我来说都是常识,但很可惜其他人都不知道。


芒格:一个人一生中的机遇是很少的,人生就是如此。如果人生中好的机会非常珍贵,那么最好的方法就是轮到你的时候赶紧上前拿一大块属于自己的蛋糕。我就非常擅长这件事。


Sabrina:好的机遇是什么样的?


芒格:它看起来就像是稳操胜券。


不懂投资的人可以进行充分的分散化投资


Sabrina:你会怎么投资你孙子的钱?


芒格:每个商学院都将分散化投资奉为圭臬,我认为分散投资愚蠢至极。我只对具备优势的公司感兴趣,所以这意味着我不会遵循常规的做法。如果我有三项占有优势的投资,这对于任何家族投资来说都足够了。想想看,三项占有优势的投资,并且赔率很大,还需要什么呢?


所以不懂投资的人可以进行充分的分散化投资。但是,如果你真的了解你所投资的公司,三项投资就足够了。对于芒格家族来说,伯克希尔、COSTCO和李录的亚洲基金三项投资就占到了所有资金的90%。


怎样找到优秀的合伙人?那就是——你值得最好的


芒格:我很幸运,遇到了一些非常优秀的合作伙伴,他们对我帮助很大。我有一个秘诀,你们大家都可以用到。怎样才能找到一个优秀的合伙人?诀窍非常简单,那就是——你值得最好的。


另外,这个秘诀也适用于婚姻。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方法。


Sabrina:这真的非常有智慧。


如何看待贫富差距?


Sabrina:当今世界贫富差距很大,对此你是怎么看的?现在很多年轻人都痴迷于社会主义,他们一直在探讨统一的基本工资和其他很多社会主义概念。这个世界上有非常有钱的人,也有很多贫困人口,你怎么看待这样的贫富差距?你怎么看待社会主义?查理,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你的想法吗?


芒格:我很容易就能找到反对社会主义的理由。当中国实行社会主义的耕作制度时,人们经常饿肚子。最终一群饥饿的农民聚在一起,决定将土地分给每一个人,即使他们有可能会被处以极刑,他们仍然要坚持这么做。所以每个人都分到了一块属于自己的土地,第一年粮食的产量就增长了20倍。


在这个世界上,这样的事情就是会发生。如果你是一个纯粹的社会主义者,那么你就是一个疯子,你绝对是一个疯子。像Bernie Sanders和Elizabeth Warren这样的人,他们都很聪明,在某些方面也非常令人钦佩,但是他们从来没有读过亚当·斯密,他们不知道生活中的这些最基本的法则。


我们想要提高社会的生产力,所以我们需要让个人动机去驱动人们的行为,这么做会导致不公平的财富分配结果。所以我们无法推行社会主义,这是为了增加社会财富所付出的代价。


但这并不意味着西方发达国家的社会保障体系不应该进一步完善。一个更加完善的社保体系是完全被允许的。


仔细想想,如果一个富裕的国家没有一个合理的社会保障体系,这将非常不幸。而且我不觉得最高税率是38%、42%还是26%会有什么区别。


但如果所得税税率是60%、70%或者80%,那么肯定会出现反常的行为,最终会伤害到经济,即使这样的税率是合法的,它最终的效果是会减少全社会的总财富。


所以我认为这个问题很简单。我们当然应该坚持资本主义。像Bernie Sanders和Elizabeth Warren这样的人当然是疯了,尽管他们的智商都很高。疯子的智商也可以很高,这是我在这漫长的一生中观察到的一个现象。


Sabrina:非常好,这句话将成为查理·芒格的名言。市长,你对于贫富差距的争论是怎么看的呢?


Richard:一两年之前,我和Eli Broad曾经争论过一个问题——应不应该允许人们变得富有?


芒格:我知道Eli会怎么说。


Richard:但我不会问你。我们的争论是,人们是应该把大部分的钱用于慈善事业,还是应该把大部分的钱用于创造就业?你觉得应该怎样?


Sabrina:如果把钱用于创造就业,会使得经济运转起来,通过这样的方式花钱可以挣到更多钱。


Richard:很好。查理,Eli会怎么说呢?


芒格:我认为像Eli这么有钱的人会认为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Sabrina:Eli确实对慈善事业投入很多。


芒格:没错,但是……


Richard:我们大家都为慈善事业投入了很多钱,这非常棒。


芒格:还有一个问题,我们所有人最终都带不走这些钱。


Richard:你不会的,查理。


芒格:如果迟早这些钱都会离我而去,那么我实际捐献了多少钱呢?我觉得我不知道。


Sabrina:Stewart,你对贫富差距的争论和富人的辩护有没有什么看法呢?


Stewart:是的,我很关注贫富差距扩大的问题。我听过一个笑话,为什么社会主义道路行不通?因为最终你把别人的钱都花光了。


不过我认为我们的社会确实存在一定的扭曲。比如各种奢侈品的存在就显示出社会贫富差距巨大,某些人实在是太有钱了。如果有钱人拿这些钱进行再投资,他们可以设立企业、创造就业。应该可以有更好的税收制度,让富人有动力去创造就业,而不仅仅只是挣钱。


伟大的公司终将会衰落,而总有公司会变得伟大


sabrina:我很关注美国的教育问题。美国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但是我们的教育和医疗却是第三世界国家的水平。美国世界第一的地位是不是要终结了?我们是不是也和所有其他现代文明一样?大家都知道,文明的火炬曾经从雅典传到伦敦,然后又传到了其他国家。一个教育和医疗体系都非常薄弱的经济强国将在世界上处于一个什么地位?我们还有希望吗?美国是否还是一片热土?你们怎么看?


芒格:一个伟大的公司最终会将接力棒交给其他公司,我觉得这没有什么问题,在我们国家,过去所有伟大的公司都经历了这个过程。在适当的时候,这样的事情注定会发生。这就像人终有一死一样自然而然。伟大的公司终将会衰落,而总有公司会变得伟大。这就是世界的运行方式。


和其他所有人相比,我们所生活的国家、我们所处的时代都是最易于生存的。其他所有人的生存难度都比我们更大,生存环境也更差。现在的美好生活是我们的先辈无法想象的。眼睁睁的看着你的孩子死去,这是过去的人都经历过的事情。想象一下这样的痛苦,还有各种各样类似的痛苦画面。


昨天晚上我在读丘吉尔的传记,里面讲述了他母亲是怎么去世的。你知道丘吉尔的母亲是怎么去世的吗?她在楼梯上跌倒,摔伤了腿。她的腿在治疗时发生了感染,必须截肢,在截肢的过程中因为操作失误导致动脉破裂,她出血致死。这样的事情在过去非常普遍,人们因为类似这样的原因白白送命,给他们的亲人造成了难以承受的痛苦。


当今时代,我们创造了巨大的社会财富,生活在最好的国家、最好的地方,我们已经非常领先了。尽管在某些至暗时刻我们还是会觉得非常艰难。但我认为不需要担心其他国家会变得更强大,这样的事肯定会发生。不过那会是我死之后的事情了,所以我并不觉得困扰。


Sabrina:好的,所以目前我们还是安全的。市长,你认为呢?


Richard:我认为加州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地方,也是最难生存的地方,因为税率很高,汽油价格很高,等等。其他国家的有钱人也会来到加州生活,尤其是中国人。但是长期来看我认为这里前景堪忧。我已经89岁了。


Sabrina:恭喜你,生日快乐!


芒格:祝贺这个朝气蓬勃的年轻人!


Richard:我知道你94岁了。


Sabrina:是95岁吧?


芒格:95岁。


Sabrina:他刚满95岁。查理,你的皮肤太好了,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护肤的,不知道你涂了什么,但是你的皮肤真的太棒了。


芒格:我喜欢你的脂肪,你的脂肪让你没有任何皱纹。


Richard:我是这样建议别人的,如果你现在50岁,那么你应该考虑搬到其他地方去生活。但如果你已经和我一样老了,就拿着你的钱留在加州享受生活吧。


Sabrina:好的,谢谢。Stewart,你认为呢?


Stewart:我觉得我们的教育体系有一点分裂。一方面我们有世界上最好的大学,另一方面,我们面临的问题是很多想要读好大学的人却上不了好大学。这将导致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


但是其实我们是可以提高教育水平的,比如我们在Central Valley所做的事情,这是让我感到最自豪的事情之一。在克林顿政府的支持下,我们设立了特许公立学校,这是第一届没有进行生源筛选的孩子,他们中有超过80%的人都上了大学。


另外我们给所有特许公立学校的毕业生提供了奖学金,让他们进入了很好的大学。我们的孩子有上哈佛的,有上杜克的,还有去加州大学的。他们在大学里都表现非常好,我们的第一届学生中,有75%的孩子在五年内读完了四年本科,这在之前是闻所未闻的。


我想表达的是,我们是可以提高教育水平的,这需要很多努力。不仅仅需要钱,还需要理解,需要像经营企业一样经营教育事业。我们专注的去做了这件事,所以取得了这样的成绩。


不过,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到这样的教育机会,在市中心学生还是要经过选拔才能入学。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确实是一个问题。我同意查理的观点,美国是不是世界第一的国家并不重要,兴衰是自然规律,我们已经当了很久的第一名。


长期来看,我不知道我们国家将要怎样与中国竞争,中国的人口是我们的4-5倍。从1985年开始我就在中国做生意,我们很早就在中国设立了工厂,我对中国很熟悉。据我所知,中国人非常勤奋,他们对未来的愿景和他们愿意为之付出的努力都和美国人差别非常大。


Richard:我们的州长声称他不允许在加州设立特许公立学校,对此你怎么看?


Stewart:希望他不会这么做。他曾经跟我们说他不会这么做,让我们拭目以待。我认为这样做将会非常糟糕。他在当选之前确实这么说过。


Sabrina:是的,教师工会的势力太强大了,出于政治考虑他才那么说的。既然谈到了政治,那么在晚餐之前让我们来好好聊一聊政治吧。查理,这应该是你最喜欢的话题吧?


芒格:但是这群人并不是我最喜欢的人。


Sabrina:我们的总统在他词不达意的推文中说,因为有太多的假新闻和存在偏见的媒体,所以他才会使用Twitter和大家进行交流。他发的很多推文都让人觉得有点难堪。但是我们的媒体和新闻确实存在很多偏见。你是从哪里获取信息的?你从哪里可以获得准确的、没有偏见的新闻?


芒格:我没有地方可以获取准确、不带偏见的新闻。事实上,普通的新闻让我觉得很无聊,既然每个问题都会有两个傻瓜站在对立面互相争论,我会从一个蠢货切换到另一个蠢货。我老了,我喜欢这些狗血的东西。所以我从来都不去看那些普通的新闻,我会仔细浏览这些有偏见的人是怎么说的。他们每个人的说法我都会去听,他们都非常有意思。


Sabrina:所以你听取他们每个人的说法也是在做研究。


芒格:是的。虽然有点令人讨厌,但是他们在某种程度上显得非常机智。想想看,他们把Elizabeth Warren叫做宝嘉康蒂公主。也许你不喜欢特朗普,但是他在修辞学方面确实颇有天赋,仅仅只用了一个外号就给另外一个人造成如此毁灭性的打击。宝嘉康蒂,哈哈哈哈。


我有一个永恒的秘诀——顺其自然


Sabrina:你有什么可以和我们分享的建议?


Richard:我认为大家应该投资,并且享受复利。如果你获得了8%的投资收益,你应该将其中4%的收益进行再投资,这并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情。


我的一个最有意义的建议是,企业家应该善待员工,要非常珍视员工。你可以期望员工努力工作,但也要保证好好的对待他们。


Sabrina:谢谢你,市长,这个建议非常棒。查理,你有什么要和我们分享的?


芒格:我有一个永恒的秘诀——顺其自然,拥抱一切你所面临的挑战,努力保持理性。


如果仔细考虑那些我们错失的机会,你会发现我们自己的愚蠢所造成的麻烦比别人蓄意破坏所造成的麻烦要多的多。所以我们要持续不断的对抗愚蠢。这是一件非常具有建设性的事情,也很有趣。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愚蠢,你可以不断的去伪存真。击破愚蠢,得到理性的结果,这个过程很有意思。所以,我认为我们需要做的事情就是顺其自然,拥抱一切挑战,努力保持理性。


Sabrina:谢谢。Stewart,你呢?


Stewart:我的建议是这样的。大家总是非常关注事情积极的一面,我们总是有很多计划,但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有时结果比计划更好,有时会更差。我认为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大家应该更加关注最差的可能性。


如果你在投资和企业经营的过程中从来没有亏过钱,这就是一个巨大的优势。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挣了15%,非常好;如果你挣了7%,很不错;但是如果你亏了20%,这将会非常难以弥补。


所以每次在考虑一笔投资的时候我总是说,是的,我明白最好的情形是什么样的,这很好,但是最差的情形是什么样的呢?最差的情形下会发生什么?这是我自己避免踩雷的方法。我踩过雷,不过幸运的是次数并不多。


Sabrina:今天我们学到了很多。你们的智慧、你们关于财富和人生的故事让我们受益匪浅。非常感谢你们今天的分享。

责任编辑:李烨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七禾网

七禾网

价值君

价值投资君

投资圈APP

七禾网APP投资圈(安卓版)

投资圈APP

七禾网APP投资圈(苹果版)

本网站凡是注明“来源:七禾网”的文章均为七禾网 www.7hcn.com版权所有,相关网站或媒体若要转载须经七禾网同意0571-88212938,并注明出处。若本网站相关内容涉及到其他媒体或公司的版权,请联系0571-88212938,我们将及时调整或删除。

线上视频课

联系我们

七禾研究中心负责人:刘健伟/翁建平
电话:4008-277-007
          0571-88212938
Email:57124514@qq.com

七禾科技中心负责人:傅旭鹏/相升澳
电话:13758569397
Email:894920782@qq.com

七禾产业中心负责人:果圆/王婷
电话:18258198313

七禾网融界教育总经理:章水亮
电话:0571-85803287
Email:516248239@qq.com

七禾研究员:唐正璐/李烨
电话:0571-88212938
Email:7hcn@163.com

七禾网上海分部负责人:果圆
电话:13564254288

七禾网深圳分部负责人:叶晓丹
电话:18368886566

七禾财富管理中心
电话:4007-666-707

七禾网

七禾产业

价值投资君

七禾网(安卓版)

七禾网(苹果版)

七禾网投顾平台

融界教育

傅海棠自媒体

沈良自媒体

银河投资

© 七禾网 浙ICP备09012462 软件开发/网络推广营业注册号 330105000154984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19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10481]

认证联盟

技术支持 本网法律顾问 曲峰律师 余枫梧律师 广告合作 关于我们 郑重声明 业务公告

中期协“期媒投教联盟”成员 、 中期协“互联网金融委员会”委员单位

七禾网是您的互联网私人银行,是个人投资和家族财富管理综合服务平台。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