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卫东:离市场远一点,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今天是2020年04月05日 星期日

聚合赢家 | 引领财富
产业和金融智库服务平台

七禾网首页 >> 投资名人堂 >> 期货 >> 葛卫东

葛卫东:离市场远一点,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

最新高手视频! 七禾网 时间:2010-10-08 12:32:40 来源:私募基金网

一位在期货市场混迹多年的人,在股票市场上会有哪些独到之处?上海混沌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上海混沌道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投资决策委员会主席葛卫东日前接受了CBN记者专访,分享了他的投资历程和理念。

混沌投资去年10月下旬发起了中融――混沌1号阳光私募产品,近8个月时间单位净值已翻倍,日前荣获了首届中国阳光私募基金峰会的新锐奖。

市场判断:

恐慌下跌造成的反弹基本已到位

如果是恐慌性下跌造成的反弹,基本上是到位了,下面的关键是经济情况是不是会继续转好。

我现在虽然不像一千七八百点时那么坚决地看多,但我总体还是偏多一点,特别是对中国。

CBN:我发现你们的中融――混沌1号成立时间是在去年的10月21日,那时候差不多就是2000点附近,市场还处于下跌的尾段。

葛卫东:我从1991年大学毕业就开始做投资,一开始在国营企业上班,主要是在期货市场上,要知道做过期货的人对人类的交易心理了解比较透。次贷危机第一波、第二波已经出来了,这时人们的心理已经是非常悲观了,市场的扩容、发行这些也很受影响,基金这个群体又是个行动特别一致的集体,当时他们都认为经济崩溃,房地产会有大量坏账,进而影响到银行业,这实际上是市场恐慌性的下跌,而当时银行股的市净率(PB)只有一点几倍,市盈率(PE)10倍都不到。做期货最大的一个忌讳就是恐慌心理,这使得我们认为股票已经值得买了。

再把这个问题简单来看,在5000点~6000点的时候我也去做过一些PE股权投资,随便一个项目动不动就要求十几倍的市盈率。我当时谈过一个造纸厂的项目,他们要12倍,我出10倍,没谈妥。后来市场跌下来了,他们又有一个项目,说比前面一个还优秀,要我出5倍。而中国的银行存贷差是世界上最高的,又算是特许经营,仅凭这个,PB不超过2倍、市盈率不超过10倍,难道不值得投资吗?实际上这个逻辑在书上写得很清楚,就是到时候人太恐慌了,看你敢不敢去执行,怎么去执行。

我当时觉得银行股、保险股都值得投资,比如中国平安(601318.SH)这种大盘股,从100多元跌下来,投资富通其实只是一次性损失,整个集团的盈利能力还在的,这个就符合巴菲特说的公司出现一次性事件造成股价大跌,还是值得投资的,现在平安又恢复到上涨通道里了。

CBN:你对目前的市场走势怎么看,下半年还能继续上涨吗?

葛卫东:说到股指的走势还要从头说起。当时我们买平安时就认为,要么股指会超跌反弹,要么经济会好转,我当时觉得不管是哪种情况,至少会到2800点这个位置。我们经常会和业内的基金经理们开研讨会,这一直是我不变的一个观点,2800点现在已经到了。

其实我是不太预测行情的,这就好比给自己一个框,把自己框到里面了。我们做投资特别是做期货,第一是顺势,第二是用心灵来感受阻力最小的方向。如果你杂念太多的话,你就感受不到哪个方向是阻力最小的了。

但你既然问到这个问题了,我认为,如果是恐慌性下跌造成的反弹,基本上是到位了,下面的关键是经济情况是不是会继续转好。这个问题我是这样理解的,从现在中国的经济形势来说,实际上是远远好过绝大多数人的预测,行情也在反弹;美国、欧洲那边的实际情况比经济学家预测的也要好一些,道指到了8000多点的位置,恒指也到了18000多点。我现在虽然不像一千七八百点时那么坚决地看多,但我总体还是偏多一点,特别是对中国。为什么中国会特别看多一点,因为温总理还在说要坚持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5月份是6645亿元的新增信贷,这个数额还是很高的,大家之前担心这个数据出来,中央会不会控制一下,结果还是继续宽松。

宏观展望:

经济危机是中国的机会

美国人高消费到现在,大概有三十年的时间,带动了美国经济持续二三十年高水平的增长;而中国从2000年信贷消费开始算起到现在才9年,以消费来类比的话,我觉得中国的消费刺激还有很大的空间。

CBN:你如何看待中国经济?

葛卫东:之前在一次讨论关于到底是中国还是美国的经济能先走出来时,我当时的一个观点就是“经济危机是中国的机会”。像美国现在这样滥发货币,你发这么多,还得起吗?美国的汽车行业人工成本比世界平均水平高很多,跟中国比更是高那么多,你怎么竞争,所以当时我就说这是一个分水岭,代表中国崛起,美国会就这么下去了。

那么拿什么来支持我的这个观点呢?在出现经济危机之前,中国就已经开始收缩银根了,砍掉了很多大型项目建设,把中国经济控制下来了,现在经济危机了,政府可以有很多手段来拉动经济。如果中国起不来,美国和欧洲想都别想,之前上海砍掉多少项目,内陆砍掉多少项目,现在都恢复了,这都是有数据的,而且这个数据还是在统计范围之内的,实际上范围之外的好多投资也被砍掉了,这个数字是非常大的。

现在是政府希望刺激投资,我们经常到外面去跑,例如昆明,到处是工地,没有一条道路是畅通的,以前30分钟的路程,我们走了一个半小时。有人老拿中国和日本比较,说经济危机会不会造成中国5~10年的衰退,我说这完全是胡说八道。我到大阪去,一下飞机,导游说这是日本最后一个大型投资工程,而中国比这大得多的工程不知有多少。我现在反而担心投资过热。

再从消费来看,在1980年之前,美国人是存钱的,1980年之后,政府刺激消费,美国人慢慢不存钱了,变成超前消费,以前发国债,国债发完了就发贷款,美国还有欧洲的国民其实很穷的。而中国真正开始信贷消费是从2000年开始,2000年开始贷款购房,信用卡也差不多那个时候出来的,中国的老百姓还是有存钱习惯的,美国人高消费到现在,大概有30年的时间,带动了美国经济持续二三十年高水平的增长;而现在中国才多少年,9年,以消费来类比的话,我觉得中国的消费刺激还有很大的空间。

第三个就是进出口,虽然中国的出口下降很多,但是这个要看怎么理解。首先,出口肯定有升级换代的要求,这是中国的代工成本决定的,原来深圳500元钱可以招一个工人做鞋或做纽扣,现在1500元都招不到一个,广东东莞也是。劳动力和环保成本是翻番的,中国经济在发展了20~30年后,这种行业肯定是要退出的,因为中国不可能一直发展这样的行业。而现在提出的大飞机项目、数控机床,包括汽车工业,现在发展多快,这些都是一个升级换代的过程。好多中小企业倒闭了,大家目光都集中到这些上面,认为中国经济差得不得了,其实现在好多企业订单还是很多的。不过有一点就是,中国肯定不会再像经济危机之前的那个速度,GDP每年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了,不现实,真正的7~8个点的增长才是一个常态的可持续的数据,即使出口差一点,外面的市场差一点,但是中国十几亿人口,这么大的市场,在全国各地这么多项目的情况下,在老百姓兜里还有钱的情况下,保持7%~8%甚至9%的增长率是完全有希望的,这个数据也远远高于美国和欧洲,中国还是在继续昂首阔步地往前走,美国和欧洲慢慢会跟不动的。

行业分析:

长期看,没什么比房子更抗通胀的了

我觉得超发货币的时期,房价很难下跌,特别是在经济好的地区。

新能源中国刚起步,这么多公司在做,谁能成功还不一定,就像互联网行业里的瀛海威。

CBN:最近IPO重启对市场的影响如何呢?

葛卫东:IPO重启肯定对市场是有影响的。为什么说现在市场超强,IPO出来了,都跌不下去啊。证券市场IPO是个常态,是正常的,关键还是要看IPO的力度,从审查到披露,其实监管层每一步都走得非常谨慎,只要它不是很密集的,对市场的影响就不会很大。

CBN:谈谈近来市场比较热门的行业前景,如地产、新能源。

葛卫东:记得弗里德曼写过一本《货币的祸害》,在布雷顿森林体系倒台以后,货币就和黄金没有关系了,以前在金本位的时候,如果GDP增长快,黄金没有挖掘增长,那价格就暴涨;如果发现几个很大的金矿,那价格终究要跌的。金本位去掉之后,货币一定会超发,所以我们会看到通货膨胀。

比如说,2000年时候我们这附近的房价是3000元,现在最高的接近40000元,我觉得超发货币的时期,房价很难下跌,特别是在经济好的地区。王石近来的拐点论可能是从他公司的销售数据上看出来的,一年时间没怎么卖,后来大家觉得见底了,很多人都来买,需求能量一下释放完了,导致5月比4月差很多,不过这也就是个短期的小波段而已;长期来看,没什么比房子更抗通胀的了。

新能源这个问题迟早是要解决的。中国在发展中还没遇到严峻的能源问题,不过这是个大方向。我们评价新能源股估值是不是合理,还要看时机,不一定先做的就是成功的。新能源中国刚起步,这么多公司在做,谁能成功还不一定,就像互联网行业里的瀛海威。投资者做投资,最重要的是最终能拿到实实在在的回报。因为巴菲特买了比亚迪,现在新能源就炒得沸沸扬扬的,其实巴菲特也买得不多,在他的组合里的比重非常小。只要是新能源不管估值就说好是不行的。互联网起步时候,“裸泳”的,“不穿裤子”的太多了。

另外我们投资任何一个行业都不能去博傻。新能源谁能做成,现在大家都不知道。再高科技的行业,除非你能做到在这里面一直保持领先,否则都有成为先驱的可能。任何行业都有周期的,像通用汽车,劳动力成本高、技术落后,就会被市场淘汰。不管什么行业,一定要实事求是地分析。

投资理念:

做股票如找金矿

其实投资的关键是要事先明确目标,要按照之前的策略来做。

有的散户老想在突破的时候买进去,连专业人士都看得不是那么准,你凭什么做到呢?除非是内幕交易。

CBN:我知道你是做期货出身的,做期货的投资者一般都非常重视风险控制,这是不是对你做股票有所帮助?

葛卫东:这是个风格问题,不管投资股票还是期货都是个风格问题,我们的风格是追求稳定成长。我感觉做股票和做期货还是有区别的,做股票其实是找金矿的思路。经常有朋友因为追涨杀跌而踏空,我给他们的建议是思维可以离市场远一点,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我觉得投资的真谛就是看稳不稳定,巴菲特每年都盈利,前面高的时候也不过每年27%~28%,这几年的回报更不用说了,只有百分之十几,非常低了,但是他为什么这么牛?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他知道复利,只要不赔钱,每年20%,世界上就没人能超过他;第二,他把风险控制得很低,他持有很多保险股,他的资金量非常庞大的,他是用很多的钱去抓那些他认为很确定的投资机会,所以他才能做成。

但普通投资者究竟懂不懂复利?懂,但涨了30%,心跳加快了,可能就控制不住自己了。我做市场这么多年,对投资心理一直很感兴趣,散户为什么赔钱,主要还是不能克服贪婪和恐惧这两大人性的弱点。

其实投资的关键是要事先明确目标,要按照之前的策略来做。往往人在达到这个目标之后还不满意,这样就容易受伤,我自己以前也有这样的经历,出错的时候往往都是踌躇满志的时候。所以说一个目标定下来,就要去除一切杂念,这是非常辩证的。散户和比较专业的投资者的区别就是,专业的投资者会对宏观经济、行业、企业有个基本判断,在实现了阶段性的目标之后,他会每隔一段时间去企业看一下,中间的不管了,他是不会去做波段的。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心态平和;其次就是你对这个结果确不确定。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思维要离市场够远。

CBN:我看到你们产品的投资标的里还包括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的品种,是不是出于期货出身的背景想做一些对冲或者套利呢?

葛卫东:关于单边还是对冲,我这样考虑,因为中国股市实际上投机性是非常强的,超涨完了超跌,超跌完了超涨,投资中金所的产品,我们是希望风险太大的时候能够对冲一下。因为如果在这个时候把某只股票抛掉,但可能它的成长性是非常好的,一只股票从规模利润各方面来看,每年能给你30%~40%甚至是50%的增长,按道理是该长期持有的,但中国股市有些个股的估值太离谱,有时候会很高,有时会便宜到想象不到。

在中国做股票很多时候是一种博傻行为,看不清点位,又没有做空机制,不管多少点都持股,这个在我看来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如果估值在一个正常的范围里波动,完全可以不去理会波段。有人问为什么不鼓励做这种波段?一只股票一年涨幅可能也就是50%,但很可能这其中大部分的涨幅是在某个月甚至某个星期实现的,又要抓牛股又要抓这个时间点,这不是难上加难吗?既然一年有50%的涨幅,简单守住这样的股票就已经不错了。有的散户老想在突破的时候买进去,连专业人士都看得不是那么准,你凭什么做到呢?除非是内幕交易。

我做了那么多年的股票,对此是深有感受的。1996~1997年时深发展(000001.SZ)还有四川长虹(600839.SH)暴涨,我和一个朋友开玩笑说,我们各找一只“巴菲特的可口可乐”,他说是深发展我说是长虹,一年多的时间,那2只股票同时翻了10倍,当时他是完整地经历了股票牛熊周期的,是最早的股民了,而我那时做股票时间很短,他当时从6元多一直拿到80多元,中间就进出过一次;但我倒腾来倒腾去,等长虹股价涨了10倍,我到手的利润3倍都不到,所以小波动一定不要去理会。这是很深的教训,把心态放平和,也就是要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

2003年前我的投资风格也是比较激进的,看见跌了,就感觉应该出来,既然有这个短差,为什么不做呢?后来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是恍然大悟。这个恍然大悟还有个故事:2003年的时候我们公司发展比较快,当时就招兵买马,报名的人太多,想先来个初选,当时就找了点考题出了份试卷,我看到其中有这么道题,说的是世界上最牛的投资经理巴菲特和索罗斯20年的平均收益:巴菲特是二十一点几,索罗斯波动大一点,平均大概是二十七点几。这个就是世界最高水平了,我看了这个试卷有个感悟,我每年只要有个30%的回报率,年年赚钱就可以了,除非收益率很高,风险很低。

当时我们大概每年要做1000笔交易,其中有认真准备的,也有即时兴起的,那么这1000笔我能不能放掉90%,只做100笔呢?因为我只要30%的回报,没有把握的我不做,当然收益风险比足够高的交易还是好的。我现在做交易有三个原则:第一,是不是能通过冒1元钱的风险赚3元钱;第二,基本面分析是不是支持你投资的方向;第三,技术面是不是也支持你投资的方向,基本面能不能和技术面形成同步共振。比如6000点大家看着能涨到8000点、10000点,但是它就不涨,它开始掉头了,这就是基本面和技术面不相符了,这种就不适合交易。那些不符合这三个标准的交易就不做了。符合标准的即使错了,赔一点钱也可以通过止损马上离场;对了,可以赚很多。要知道,小波段太难掌握了,如果一个公司你经过几个月的研究,股票市盈率到了10倍以下甚至5倍了,买了要求20%的回报,这个就很简单了。如果这个公司的业绩每年能翻一番,那现在估值多高都不能抛。


  葛卫东简介

现任上海混沌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上海混沌道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投资决策委员会主席。

毕业于四川大学经济系。从事金融、证券和商品投资长达13年,具备多领域投资经验。2005年发起成立上海混沌投资有限公司,专门从事商品期货、证券及金融衍生品等领域的投资。2007年发起成立上海混沌道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任投资决策委员会主席,专门从事证券市场投资。自2000年从事投资至今,一直保持良好的投资业绩,7年平均年化投资收益率在50%以上;自2005年上海混沌投资有限公司成立至今,平均年化投资收益接近120%。

 

责任编辑:白茉兰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七禾网

七禾网

价值君

价值投资君

投资圈APP

七禾网APP投资圈(安卓版)

投资圈APP

七禾网APP投资圈(苹果版)

本网站凡是注明“来源:七禾网”的文章均为七禾网 www.7hcn.com版权所有,相关网站或媒体若要转载须经七禾网同意0571-88212938,并注明出处。若本网站相关内容涉及到其他媒体或公司的版权,请联系0571-88212938,我们将及时调整或删除。

线上视频课

联系我们

七禾研究中心负责人:刘健伟/翁建平
电话:4008-277-007
          0571-88212938
Email:57124514@qq.com

七禾科技中心负责人:傅旭鹏/相升澳
电话:13758569397
Email:894920782@qq.com

七禾网融界教育总经理:章水亮
电话:0571-85803287
Email:516248239@qq.com

七禾研究员:唐正璐/李烨/刘文强
电话:0571-88212938
Email:7hcn@163.com

七禾网上海分部负责人:果圆
电话:13564254288

七禾网深圳分部负责人:叶晓丹
电话:18368886566

七禾网产业金融部:林秋宏
电话:15990119543

七禾财富管理中心
电话:4007-666-707

七禾网

价值投资君

投资圈APP(安卓版)

投资圈APP(苹果版)

七禾网投顾平台

融界教育

傅海棠自媒体

沈良自媒体

七禾上海

© 七禾网 浙ICP备09012462网络信息服务许可证-浙B2-20110481 七禾网通用网址证书号 20110930138884940 软件开发/网络推广营业注册号 330105000154984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19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10481]
认证联盟

技术支持 本网法律顾问 曲峰律师 余枫梧律师 广告合作 关于我们 郑重声明 业务公告

中期协“期媒投教联盟”成员 、 中期协“互联网金融委员会”委员单位

七禾网是您的互联网私人银行,是个人投资和家族财富管理综合服务平台。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