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灿荣:世界进入强人政治时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今天是2020年01月25日 星期六

聚合赢家 | 引领财富
产业和金融智库服务平台

七禾网首页 >> 头条

金灿荣:世界进入强人政治时代

最新高手视频! 七禾网 时间:2019-12-09 16:07:26 来源:七禾网

2019年12月7日,由华泰期货主办的“守望初心 创新变局”2020衍生品市场年会在上海成功举办。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表示现在世界已经进入了强人政治时代,世界处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以下是他的演讲内容,由七禾网编辑整理。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首先就整体形势说一下,现在整体形势比较乱。从2016年开始世界出现了很多预想不到的事,英国脱欧,美国出现了一个商人朋友特朗普。这时候英美朋友见了我们经常抱怨,现在唯一确定的就是不确定。世界贸易可能会遇到挺长的障碍,首先是美国的态度变了,原来是自由贸易的起首,现在变得特别小气。美国政府现在从来不用一个词“自由贸易”,现在用的一个词叫“公平贸易”。这是一个变化,具体的表现就是跟很多国家打贸易战,包括跟我们、欧盟、日本、韩国、加拿大、墨西哥和新兴大国印度、土耳其等等。这是世界上的第一个特点,贸易领域出现了逆转,因为第一强国美国搞贸易保护主义了。我倒不认为我们过去经历的全球化会逆转,但是会停顿一下,全球化在长期来讲是不可避免的。具体表现就是以后贸易上的阻碍也会非常地多。


第二,观念。在观念领域,大家也得重视,虽然观念跟咱们做买卖没有直接关系,间接是有影响的。现在观念是什么问题呢?很多西方国家现在出现了左右对立,这个左右对立有一个基础叫做身份政治,身份政治就是把人贴标签,左派、右派。其实人是复杂的,有时候政治问题保守一点,经济问题是很激进的。这个一贴标签就导致只站队,不站对。你是我的人,你做错了,没关系,我原谅你,你不是我的人,做对了也挑你的错。没有是否的话,管理就会出问题了。你到别的国家做生意也会发现有时候观念不一样会影响你的生意,所以讲话尽量中间化。但是不容易,有的国家极端了以后就让你表态,中间化以后就认为不是我的人,就不跟你做生意。


另外观念领域还有一个麻烦,就是出现了这种极端思潮,其中在西方比较引人注目的是种族主义回来了。美国人自己的数据,过去五年美国警察开枪打黑人的案件增加了5倍,这个后面就是种族主义。有一段时间是被掩盖住了,现在是堂而皇之公开了。国外政治,现在各国都不好过,我们国家情况也不如以前了,但是大家不用太忧虑了,因为那帮兄弟们日子也不好,现在没有好过的。现在有一个后果出来了,国内矛盾很尖锐,可能会因为一点点事爆发一个骚乱。本来上个月初应该在智利搞APEC会,后来没搞成,他们公共汽车要涨价,人民币3毛钱,智利人均GDP是15000美元,涨3毛钱人民币而已,全国就闹事,至于吗?站在我们的角度可能不太好理解,可能站在他们老百姓的角度是好理解的,为什么?其实在这个涨价之前他们积累了好多的矛盾。这个3毛钱人民币就是西方讲的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最近伊朗也闹事,也是3毛钱人民币,伊朗的油原来特别便宜,原来6毛钱一公升,现在涨到9毛钱了,也闹事,还死了好多人。香港也是闹了快6个月了,6月9号开始闹,到后天12月9号就6个月了。有些人不满,就闹出来了,闹到现在鸡飞狗跳的。俄罗斯现在有些大城市也在闹,还有玻利维亚也是,委内瑞拉前几个月闹过,土耳其、印尼都闹过。西方最典型的就是黄马甲。各国内部矛盾都挺重的,所以这时候很容易因为一个想不到小事变成骚乱。国际冲突加剧,很多国际规矩没有了,很多国家轻易动武,现在土耳其动不动越境,以色列欺负巴勒斯坦人,朝鲜最近跟美国关系走向恶化。美国现在东海、南海一直闹事。所以这就是我们面对的世界,总体来讲比冷战结束以后多数时间要乱,落到搞经济的朋友身上,外贸环境变差,投资别的国家,各国的国内政治环境变差。有这么几个原因。


第一,市场化。市场化过去是几十年了,1979年开始变成一种信仰,觉得市场能解决所有问题,但是现在看来这个看法是错误的,市场有它的优点,市场特别强调自由竞争,用看不见的手解决问题。一定会带来效率提高,因为在这个竞争当中是会促使你创新的,开拓新的市场。市场有它的好处,一定会提高效率,然后会带来财富的增长。但是请大家注意,市场蕴含着一个根本的问题就是贫富分化。市场经济在实践当中最基本的原则叫赢家通吃。市场本身的残酷性、魅力都来源于这样一个原则,赢家通吃,赢家通吃的必然结果是贫富分化,贫富分化积累到一定程度,有相当多的人成了市场经济的失败,然后他就会反感,在政治上就会出现一个东西叫民粹主义。民粹主义就会推出一个反体制的政治强人,特朗普就是这样的人。他其实是出身富豪家庭的,但是他在体制内一向得不到重视,所以他火气特别大,2016年他天天骂华尔街、哈佛大学、美国媒体,最后出现一个很讽刺的结果,这个老兄当时身家40多亿美元,在美国也算是富豪了。结果2016年大选中一个亿万富翁成功把自己塑造成了美国工人阶级的代表,他获得的选票是蓝领工人,蓝领工人在全球化当中是受损失的。这是不是很讽刺,一个亿万富翁把自己塑造成了工人阶级代表,这就是强人政治。强人政治有一个特点就是不守规矩的。现在我们又得面对一个现实,就是世界进入到强人政治时代。普京是第一个,现在特朗普,法国的马克龙,日本的安倍,土耳其的埃尔多安等等全部是政治强人。现在有一个潮流,世界走向政治强人。政治强人跟传统政治家相比有一个特点,不守规矩,出牌很难预测,这就给世界添加了不确定。民粹主义轻产生政治强人,重则导致骚乱甚至国家分裂,这就是世界乱象的第一原因,市场带来了好处,也带来了坏处。


第二,全球化。理论上讲全球化很好。全球化是什么东西?你们在一线工作应该知道,人类古今中外进行经济活动都是靠三个要素:劳动力、资本、技术。全球化是让这个三要素全球流动,进行合理的配置。理论上讲经济三要素全球流动、合理配置肯定会提高人类的效率,人类的福利就可以提高。实践当中很复杂,这三要素当中现在各国最欢迎的没有什么障碍的是资本。这三要素里面技术就有障碍了,技术就不能随便流动了,劳动力阻碍最大。所以这三要素在全球化当中收益是不均衡的。另外各国收益不均衡,有些国家很适合全球化,在过去四十年全球化过程当中起来了的,中国是典型,中国是很适合全球化的,中国人竞争力非常强,但是有些国家是失败者,比如说阿拉伯国家,几乎所有国家人均GDP下降了。在中东地区过去三十年,GDP上升的第一是以色列,第二就是土耳其。阿拉伯国家没有一个人均GDP上升,基本上都是下降的。沙特阿拉伯算基本稳定,他们有石油,但是其他国家都是往下走的。所以全球化会带来有些国家发财,有些国家后退。美国东西海岸的人很全球化的,到洛杉矶、纽约人种很多元,不是一个族群独大。这两个地方,东西海岸的美国人非常适合全球化,但是美国内陆地区的白人没有什么竞争力,文化水平也不高,除了英文什么也不懂得。他们全球化过程中是受损的,所以他们反全球化的情绪特别强。现在特朗普不是天天讲民主主义口号,振兴美国,美国优先,买美国货,雇美国人。他代表了很大一部分力量,就是美国内陆的蓝领工人。总之全球化理论上很好,但实践当中实际上是问题很多的,问题多必然会带来反弹。像美国现在贸易保护主义就是反弹。


第三,网络为基础的信息化。信息化很好,带来了便利,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都离不开手机,你们自己体会一下,你们现在出门钥匙不带算了,手机没带是不是像掉了魂似的,手机给我们带来的便利,确实有很多便利,这是事实。但是请注意,在网络化基础上的信息化是有问题的,它有很多问题。一方面,网络的信息是碎片化的,而且是浅层次的。网络上的信息相当于我们吃饭的快餐,看网看久了不会读名著,思维层次很浅。另一方面,网络思维一定会带来极端化。网络信息特别充沛,充沛的结果就是如果你的信息是很平淡的,没有任何人会看你的。像网络上点击量很高、流量很大一定是极端思维或者很奇怪的行为,网民说是奇葩的语言。网络上一定是上来就很雷人的语言,这种思维久了以后会让极端思想占上风,这是很不好的,会强化个人偏见。网络上信息泛滥,你得选自己的信息,每一个人都是有偏见的,对不对?弗洛伊德告诉我们人有三个人格构成:本我、自我、超我。本我是谁?就是夜深人静,你自己瞎想的那个。自我就是生物的我。超我就是学雷锋做好事的那个我,超我是很少的。最根深蒂固的是本我,本我是有偏见的。你到网上按照自己的偏见去找信息,最后出现什么结果?因为你找的信息就是你自己需要的,然后你不断强化这个偏见。最后出现一个什么结果?每一个人在网上看到的信息是你自己要的信息,是一个自我欺骗的过程。每一个人看到的都是自己需要的信息、需要的世界,客观的世界就没了。于是人类就进入到一个时代,进入到后真相时代。一个社会连这个东西是什么都没有共识,你说怎么治理?没法治理。2017年达沃斯论坛三大主题第一个主题就是这个,西方的先进也看到这个东西了。市场化、全球化、信息化,以前大家都认为很好,但是实践了几十年发现有问题了,所以这里给大家一个启示,任何人设计的制度都是利弊皆有的,不能盲目崇拜,这是给我们的启示。


第四,科技发展非常快,日新月异,它会给我们人类很多社会生活带来冲击。所以这也是世界进入乱象的原因,科技发展太快了,很多东西来了以后你都不适应。比如说大数据泛滥,掌握大数据的人和被他们管理的人差距是拉大的。以后有一个东西叫数据鸿沟,以后有人掌握很多大数据,他们天然有优势。现在生物工程发展很快,你不能随便利用。人脸识别,怎么用要加以管理。因为人类生物特征是爹妈给的,一旦被掌握了,这个是改不了的。


最后就是人口,现在世界上一大问题就是人口还在恶性膨胀。1919年一战结束,地球上就10亿,今年2019年结束的时候人口会超过77亿。这是不是很快?100年时间人类是原来的7.7倍,这个必须得控制,不控制不行。很多生态学家认为人类不能超过150亿,超过150亿,地球的生态圈就永远地损伤了,不会循环了。一旦生态圈停止循环,人类就走向毁灭了,其实人类的增长空间还有一倍,是不是得限制了?不限制不行了。另外现在还有一个问题,人类77个亿当中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口是在减少的。像我们儒家地区特别重视孩子的教育,为了孩子上好的中学,我们就买学区房,平时比别的地区房贵一倍也买。这些人群都在减少,非洲、中东、中亚等等这些地方只管生不管养,是不是有问题?第一人口总量有问题,第二结构更有问题。然后那些地方孩子生了也不懂教育,什么产业也不会。最后国家治理衰败,就变成难民和非法移民,所以这是第五个问题。


总之现在社会乱象是确定的,而且可能会持续二三十年。市场的负面性要注意一下,全球化也是,全球也有问题要加以制约。还有网络、科技发展、人口等等,这五大原因,我觉得加以某种修正。关于世界要面对的乱象,它是怎么看的,怎么把它概括起来。关于世界乱象,西方有几种概括,西方的右派说西方为主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遇到麻烦了,这是西方右派。西方的左派是世界资本主义经济体系遇到困难了。西方有一派后现代化认为全球化遇到问题了,但是我今天重点推荐的就是这一句话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是习主席的概括。去年6月份习主席讲的,世界正在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个人认为这是关于当前形势比较好的概括。


怎么看这个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呢?我觉得是这样的,它主要是四个部分构成了。


第一,人类正在进入一个新的国际格局,国家间的力量对比,过去几百年国际格局都是西方力量大,所以西方主导了国际格局。梁启超就认为世界近代史就是西方横霸世界的近代史。西方确实力量大,主导天下数百年,西方为什么力量大呢?因为人类主导的进步全发生在西方,从地理大发现,以西方为中心的世界体系建立,还有伟大的工业革命全部在西方。西方垄断了人类的进步,因此西方力量就是比你大,所以主导天下数百年。但是现在我们在面临一个变化,就是西方主导的格局正在被东西方平衡的格局所取代。有一个证据已经出来了,就是由东西方大国共同组建的G20现在成为了世界上最重要的宏观经济协调会,G7现在地位下降了。G20取代G7其实就是一个结果,就是西方主导的国际格局正在被东西方平衡的格局取代。这是一个好事,这不是一个坏事。这就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第一含义,国际格局正在从西方主导变成了东西方平衡。


第二含义是观念,过去几百年过去成功经验全是西方的。今天是咱们华泰期货来主持这个活动,我告诉大家现代银行业、国债制度、股份制公司包括期货制全是荷兰人的,荷兰人很牛,那么一个小破国家,就千把万人,上海户籍人口2400万,还有几百万沪漂,实际上有3000万人口在这,但是加拿大这么大的国家就只有3000万人口,等于全加拿大的人集中住在上海一个地方,所以上海的房价不贵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是基本事实,我们人很多,荷兰很小,但是荷兰人很优秀,人类现代很多制度是他们搞的。所以我们认为现代化第一个样板是荷兰模式。然后是英美模式,本来是英国模式,后来美国跟英国学了,所以有了英美模式,然后还有德国模式、瑞典模式,这四个模式都有自己的原创性。这是过去研究者承认的现代化的原创版本,荷兰、英美、德国、瑞典。西方模式有两个变异,一个是苏联,一个是日本。研究认为苏联模式是德国模式的斯拉夫版,日本模式是德国模式的东亚版。所以原创的、盗版的都是西方的,所以现代化等于西方化。所以五四运动的时候有一个先贤胡适之提了一个政治主张叫全盘西化。经验都在西方,从经验抽象出来的模式当然就是西方模式,所以很长时间西方人很自信,现代化就是一个模式,西方模式,但是现在他们通过这十几年的变化发现中国模式跟他们不一样。西方这十几年,大概就是这十年开始承认中国崛起了,而且现在最承认中国崛起的就是美国的战略家,我本人就是研究美国战略的。中国的地位很大程度上是由美国战略家决定的。为什么?一个人在你们单位的地位低是你的能力决定的。第二是你的领导尤其是一把手领导对你看法决定。你的领导说行,你就行,不行也行,是不是这个道理?现在实际情况就是我刚才讲的,美国的战略界很重视我们,真的很重视我们,重视了以后就研究,研究的结果他们确实觉得中国的模式跟西方不一样,中国模式跟所有西方国家不一样。首先是国家性质不一样,所有西方国家是标准的现代国家,民主国家。可是到了中国发现用民主国家理解这个国家是不对的,必须换一个概念,叫文明国家。比如它说像韩国、越南、日本用民主国家理解可以,但是到中国就不行了。这么告诉大家,上海话和北京话的区别大于俄语和塞尔维亚语的区别。所以搁在外国说你们应该属于不同国家,怎么凑到一块儿了,更不用说广东话,完全像非洲的斯瓦西里语。但是我们确实是揉在一块了,我们的文字是统一的,很多生活方式、价值观是统一的。所以他们现在是知道中国确实基本性质跟他们是不一样的,然后很多行为方式不一样。所以现在他们有一个结论就是中国模式确实跟西方模式不一样。坏处就是觉得你是一个意识形态的威胁,好处就是在理论上,西方模式的唯一性、统一性给打破了,至少理论上现代化有两条路了。


第三人类正在迎接新的工业革命,而这一次工业革命和以前不一样,西方没法垄断,很有可能和我们同时进步。近代历史表面是人类从古代到现代,实质是人类从农业走向工业。表面是现代化,实质是工业化。我前面说了很多的革命,但是这些革命最终要落到工业革命上才能带来社会的进步、生产力的提高。如果光是思想革命、科学革命发生,没有工业革命发生,西方在生产力上是没有表现的。所以工业革命是西方进步的集中体现。真正把西方跟非西方分开的是工业革命。人类到目前为止经历了三次工业革命,全部被英美垄断。他们是一个民族,英国是爹,美国是长子,他们家还有三个小弟弟,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这个家确实很厉害,这个爹就是提供了人类第一次工业革命蒸汽机,这个长子提供了内燃机。他们家近代三百年就混得特别好,历史老人是很公正的,你们家对历史贡献大就给你回报,首先给英美三百年政治主导权。另外是经济主导权,一战以后世界最厉害的货币是英镑,二战以后是美元。另外是文化影响力,其实一以贯之最有影响力的思潮始终是英美自由主义。包括影响我们中国现代年轻人,孩子教育也特别重视英语教育。这是过去的情况,人类近代史的本质是工业化,工业化进程中最重要的事件是工业革命,工业革命真正带来人类生产力的进步,真正地把人类从农业文明推向了工业文明,这也是西方在世界上崛起的诀窍。过去三次工业革命全是西方垄断的,具体讲是英美垄断的,但是未来不是的。这里面关键的就是中国工业化,中国比较复杂。第一次工业革命是1760年代,英国人制造出蒸汽机,然后通过蒸汽机革命有一个东西叫大机器生产,在蒸汽机以前人类无论是生产还是打战都是靠人力的。在人力时代,欧洲是没有优势的。但是有了蒸汽机,通过燃烧地下的化石能源煤炭可以产生源源不断的蒸汽动力,这样西方力气就比我们大了,除了人力,还有一个蒸汽动力。有了蒸汽动力就有一个新的东西叫大机器生产,就是现代制造业,工业文明的本质。一旦有大机器生产,生产效率就比东方的手工劳作效率高好多倍,就有坚船利炮,打我们东方长毛大刀,这根本不是战争,是大规模屠杀。第一次工业革命是1760年代在英国发生的,那时候我们处在乾隆王朝时代。于是中国就被甩开了,伟大的工业革命在欧洲发生了,我们没有参加,于是我们跟西方差距就拉开了,关键在这,不是什么别的地方。过了100年,1860年代在美国出现了电力的广泛使用,配合电力广泛使用就有了电器、电力发动、内燃机。然后他和我们的生产效率继续拉开,1946年美国人搞出人类第一台二进制计算机把我们甩得更快了。这就是中国近代被西方越甩越开的根本原因,工业革命在他们那发生,我们没有抓住。但是新中国成立以后,我们抓住了,极其重视工业化,现在也做得非常好。实际上新中国工业化有三部曲。第一,增加人口,而且是合格的工业化的人。这是毛主席同志提出的,让妇女同志生孩子,英雄妈妈,每个人生五六个孩子。生孩子之后完善体制,提倡体育运动,搞赤脚医生,人口的寿命从35到69,然后是普及教育,文盲率从90%到20%,人口到10亿,体制还可以,教育水平也还可以,脱盲了,这就给工业化提供了强大的劳动力基础。今天中国适合工业化的有3亿多人口,整个越南适合工业化的劳动力就1000万人,整个印尼就1600万人,在中国有3亿合格劳动力,这是宝贵的财富。第二,资本,我们国家没有资本的。工业化是不是要资本?资本就几个来源?第一就是抢、殖民。第二是不是找亲戚借。第三是不是家里发一些意外之财,像沙特家里突然有好多油,这也行。或者像新加坡那样地理位置非常好,守着马六甲,整个地区很繁荣,但是中国这些都没有,我们中国当时石油也没有,我们是贫油国,到大庆才有。我们又我们去抢,也没有亲戚可以借。所以在整个毛泽东那一代人生活都是很苦,我们今天生活好多了。我知道浙江农民,浙江全国富裕地区,对不对?辛苦一年最后算公分才拿到几十块钱人民币。工人也不富,包括上海,学徒工20几块钱,转正了30几块钱,二级工38.3块钱,拿很多年。上海工人多好的素质,老一代上海工人素质跟日本工人是一样的,不差的,凭什么我就几十块钱一个月,一年几百块钱。日本工人按照当时人民币算一个月好几万块钱。所以那一代人是最苦一辈子出了几辈子的苦。有了人、有了资本,下面就要技术,就是学。先是50年代学苏联,当时毛主席决定两个阵营,我就一边倒,赢得苏联的信任,给了我们156个大项目,彻底奠定了新中国的工业化基础,一二次工业革命的短板补了。毛主席开始觉得苏联模式不行,就开始自学,学出很多问题。瞎搞,大跃进等等都出来了。毛主席也是伟大的战略家,知道自学不行,还得找老师,于是1972年把尼克松请来了。中美和解就有了1979年中美建交,节中国改革开放提供了前提。跟世界老大一把手搞好关系了就可以闷头搞建设。我觉得其实建国以来中国不是封闭,而且学的方法很好,先学苏联,再学美国。所以今天的中国就有资格在未来的工业革命当中跟美国PK了。所以结论就是未来第四次工业革命不是西方可以垄断的,不是美国可以垄断的,是中美同时都有机会的。


这就是大变局的第三,最后一个大变局就是全球问题层出不穷,逼着我们改变生活方式。比如说气候变化必须应对,如果应对不好,海平面上升,上海就没了。如果平均再升高2米,上海就没了,香港也没了,深圳也没了,人类70%的GDP是在沿海的。这是很要命的,所以必须应对。从我们的利益角度来讲必须要应对,事实上中国在这方面做得还不错。面对这么多全球问题,谁应对的好,谁未来有道德基础引导世界,这也是中美之间的竞争领域。第一竞争领域是工业革命,谁把全球问题解决得好谁有领导人类的道德基础。这就是关于世界的性质怎么看,习主席给的答案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现代化模型从西方模型的唯一性变成了中国西方两模式并存,新的工业革命正在到来,全球问题日益严重,对我们带来了变化的压力,但是也给中美带来了新的竞争领域,谁能解决好全球领域的问题,谁就有道德基础领导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是一个现实,我们必须面对。这个面对要这样认识,这个里面有机遇,也有挑战。机遇就是第四次工业革命,挑战就是中美关系必定恶化。美国是不是先行秩序维护者,看到中国是获益者当然就要防范中国。所以中美关系某种程度上恶化是必然的。


中美关系


关于中美关系我想讲两句话。第一,从1979年中美建交到现在40年,我觉得过去大部分时候中美关系是好的,这是一个客观的态度。尽管我们今天开始吵架要闹离婚,但是我们过去感情好的那一段历史还是对的。所以这是一个情况,中美关系过去40年双方合作不错,受益很多。现在中美关系就是进入到一个比较长的不好时期了。有宏观结构原因,我们现在是一个老大老二的矛盾,美国是老大,我们是老二。而在国际关系史上老大老二是一对冤家,经常的结局最后是打战。最早发现国际关系老大老二必有矛盾,必定会打战的是希腊的历史学家修昔底德提出的,中美关系就是在修昔底德陷阱里面了。这是中美关系变差的一个大的框架原因。而且美国是整老二专业户,1894年GDP第一,首先整的就是英国,然后整德国、苏联、日本、欧盟,所以他是整老二专业户。现在我们是第六个老二,肯定对我们也不客气,要整我们。还有一个原因是美国自己变了,美国内部矛盾特别多。我研究美国这么多年,我也看不懂了,美国的壮年期结束了,进入更年期了,脾气不好了,知道吗?人变了。跟美国很难打交道,不光我们难,它的盟友也难。第三方面就是开始搅局,贸易战打到现在没有一个国家出来劝和。6月初习主席访问俄国,第一天在莫斯科很好,第二天参加圣彼得堡高端论坛,最重要的环节是习主席、普京总统,还有白俄罗斯总统、哈萨克总统。结果普京说中国有一句很好的谚语叫坐山观虎斗。整个中美关系的情况是不太好的,过去40年中美关系总体成功,但是现在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竞争为主,过去是既竞争又合作,但是先来甚至未来肯定是竞争。


美国现在具体问题是把我们定义为主要对手了,以前认为我们是有缺点的伙伴,现在是把我们当主要对手了。美国的行动力很强,一定义对手就对手。对手的切入点就是去年3·22跟我们打贸易战,除了贸易战有一串的牌,科技、金融、舆论、香港、台湾、新疆、西藏等等一系列问题来了。贸易问题在不远的未来会有阶段协议,别的方面还是会打,在这个方面做贸易不太顺,学术交流,包括孩子教育也不太顺,所以要有一定的心理准备。


我们的目标还是希望做到斗而不破,不要斗破了。美国以外广结善缘,广交朋友。中国是一个超大型国家,我们有14亿人,另外我们实现了工业化,政治上总体来讲还是比较团结的。所以总体力量是很大的,只要家里不乱,外面是可以应对的。所以对中国来讲解决中美竞争,关键的关键是搞好家里的事,尤其是搞好经济。我们还是要强调,一定要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决不动摇。搞经济建设就要发挥两个主体集团军的作用,第一是企业家,第二是地方干部。中国经济过去三十年增长很好。这里面有一个诀窍,就是两个轮子驱动。一个轮子是企业家,一个轮子其实是地方干部,地方党委书记整天琢磨怎么招商引资,他的思维是不是跟老板是一样的?所以是两个主力集团军在推动中国发展。虽然我研究外交,但是我的结论,其实中国应对所有挑战关键是国内,国内的关键是经济,经济的关键是两个主力集团军的士气。


责任编辑:翁建平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七禾网

七禾网

价值君

价值投资君

投资圈APP

七禾网APP投资圈(安卓版)

投资圈APP

七禾网APP投资圈(苹果版)

本网站凡是注明“来源:七禾网”的文章均为七禾网 www.7hcn.com版权所有,相关网站或媒体若要转载须经七禾网同意0571-88212938,并注明出处。若本网站相关内容涉及到其他媒体或公司的版权,请联系0571-88212938,我们将及时调整或删除。

联系我们

七禾研究中心负责人:刘健伟/翁建平
电话:4008-277-007
          0571-88212938
Email:57124514@qq.com

七禾科技中心负责人:傅旭鹏/相升澳
电话:13758569397
Email:894920782@qq.com

七禾网融界教育总经理:章水亮
电话:0571-85803287
Email:516248239@qq.com

七禾研究员:唐正璐/李烨/刘文强
电话:0571-88212938
Email:7hcn@163.com

七禾网上海分部负责人:果圆
电话:13564254288

七禾网深圳分部负责人:叶晓丹
电话:18368886566

七禾网产业金融部:林秋宏
电话:15990119543

七禾财富管理中心
电话:4007-666-707

七禾网

价值投资君

投资圈APP(安卓版)

投资圈APP(苹果版)

七禾网投顾平台

融界教育

傅海棠自媒体

沈良自媒体

七禾上海

© 七禾网 浙ICP备09012462网络信息服务许可证-浙B2-20110481 七禾网通用网址证书号 20110930138884940 软件开发/网络推广营业注册号 330105000154984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19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10481]
认证联盟

技术支持 本网法律顾问 曲峰律师 余枫梧律师 广告合作 关于我们 郑重声明 业务公告

中期协“期媒投教联盟”成员 、 中期协“互联网金融委员会”委员单位

七禾网是您的互联网私人银行,是个人投资和家族财富管理综合服务平台。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