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千万别一夜回到解放前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今天是2019年10月19日 星期六

聚合赢家 | 引领财富
产业和金融智库服务平台

七禾网首页 >> 投资名人堂 >> 外盘 >> 巴菲特

巴菲特:千万别一夜回到解放前

最新高手视频! 七禾网 时间:2019-07-10 18:14:44 来源:聪明投资者

2008年2月25日,Emory oizueta Business School 和 McCombs School of Business at UT Austin的学生拜访股神巴菲特,在系列问答中,巴菲特曾说:


市场最后一定能把错误纠正过来。机会是有的,用不着找到太多,一生能找到10个,足够你发达了。


只是不能犯大错,一个零都不能有。再大的数,乘以零,结果都是零。千万别一夜回到解放前。


Ranran翻译了现场同学做的笔记。笔者强调,该份笔记旨在呈现巴菲特先生回答的精华,不保证一字不差地记录巴菲特先生的原话。


我们选取了不过时的部分译文,与大家重温。 



提问:随着“财富公式”、凯利公式的流行,投资界产生了许多关于分散与集中的争论。您能否详细告诉我们,您如何分配仓位、如何摊低成本?

巴菲特:关于分散,我有两个观点。如果是职业投资者、对自己有信心,我建议高度集中。对于其他普通人,如果不懂投资,我建议高度分散。


从长期来看,经济一定越来越好。普通人只是要注意一点,别在价格太贵或者不该买的时候买。大多数人应该购买低手续费的指数基金,长期定投。


你是个普通人,还想耍点小聪明,每个星期花一小时研究研究投资,最后你很可能后悔自己太傻。


如果投资是你的专长,分散不符合逻辑。不把资金投到第1位的机会,非要投到第20位的机会,不合理。以勒布朗·詹姆斯为例,球队里有勒布朗·詹姆斯,一定要让他上场,不能把他换下来,让他给别的球员让位。你要是有40个女人的后宫,没一个女人你能懂。


查理和我主要投资的就是5只股票。假如我管理5000万美元、1亿美元或2亿美元的资金,我将用80%的仓位集中投资5只股票,并把25%的仓位分配给第一重仓股。


1964年,我找到了一个好机会,值得下重注,我愿意用高达40%的仓位投资。我告诉自己的投资者,他们需要的话,可以把自己的钱撤回去,没一个人撤资。


我找到的这个机会是卷入色拉油丑闻的美国运通(AmericanExpress)。1951年,我几乎把自己的所有资产都投进去了,买了GEICO的股票。


1998年末,长期资本管理公司陷入了困境。当时新旧国债的价差拉大,我愿意把我个人账户中75%的资金拿出来,投资这个机会。有一些时候,甚至在过去几年也出现过这样的机会,我愿意用高达75%的仓位去做一笔投资。如果你知道怎么玩,如果你真懂生意,你可以重仓。


在过去50-60年里,查理和我两个人,我们做了那么多笔投资,最终让我们亏损超过个人总资产2%的投资,一笔都没有。


我们只是承受过股价波动带来的账面损失,一笔投资账面亏损50%的时候也遇到过。所以,我们总是说,不借钱。我们不想把自己的命运交到别人手里。


什么东西大甩卖,人们都抢着买。只有股票大甩卖,人们不高兴。看好一家公司,30买了,跌到20,应该再买才对。麦当劳的汉堡降价了,这不是好事吗?


提问:请问哪个行业在21世纪最具成长性?为什么?

巴菲特:我们不这么考虑问题。我们不妨回顾一下1930年代,那时候,没一个人能预测到汽车和飞机给世界带来的天翻地覆的变化。当时有2000家生产汽车的公司,现在美国只剩下3家了,而且都只能勉强活下去。


这些公司给社会带来了巨大贡献,却给投资者带来了巨大痛苦。买这样的公司,投资者不但要选对公司,还要选对时机。


自从OrvilleWright发明飞机以来,航空公司给投资者带来的财富总和接近零。当莱特兄弟试飞的时候,哪位资本家当场把他们击落就好了,那就算给我们后世这些投资者造福了。


再以生产电视机的公司为例。电视机厂商也曾经遍地都是,RCA和GE都生产过电视机,现在你在美国根本找不到一家电视机厂商。


什么样的生意才是好生意?可口可乐是好生意。它的产品始终没变,从它诞生起到122年后的今天,可口可乐每天卖出15亿瓶。可口可乐拥有护城河。你掌握了一座城堡,总有人来争夺。


吉列占剃须刀70%的市场份额,毛利率为80%,产品始终是那个产品。男人不善变,刮胡子几乎是他们唯一的打扮。


士力架在过去40年里始终占据糖果第一的宝座。如果你给我10亿美元,让我打倒士力架,我做不到。好生意经得起这样的检验。可口可乐、吉列,是打不倒的。


RichardBranson是一位营销天才,他搞出了维珍可乐,到底也没能撼动可口可乐。用好生意构筑的城堡周围环绕着宽广的护城河,我们就找这样的投资机会。

成长性当然好,但我们更喜欢好生意。在今年的年报中,有一部分内容的标题是“TheGreat,theGood,andtheGruesome”,我将专门讨论这个问题。


提问:虽然您公开了自己的投资方法,但很少有人能模仿您取得成功,请问这是为什么?

巴菲特:我问过格雷厄姆同样的问题。很多人都去哥伦比亚大学听他讲课。他用当时的股票作为例子讲课。听完一学期的课,用格雷厄姆讲的例子,学生们都能做出一个肯定赚钱的投资组合了。


格雷厄姆的一生是分享的一生。因为他分享,或许他聚集的财富少了,但是他活得更幸福。钱只不过是纸面上的一串数字,一个人去世时拥有8600万还是4200万,没多大区别。在听过格雷厄姆讲课的学生中,最后90%都干别的去了。


我从11岁开始投资,第一次买股票买了3股CitiesService的优先股。我把奥马哈图书馆所有关于投资的书都读了。


我开始的时候研究走势图、学技术分析。我很痴迷技术分析,但用技术分析根本没赚到钱。


19岁的时候,我读了格雷厄姆的《聪明的投资者》,这本书改变了我的一生。因为我读了这本书,格雷厄姆是不是有什么损失呢?或许吧,我们在投资中相互竞争,格雷厄姆因此赚得钱少了,但是格雷厄姆不在乎。


格雷厄姆讲的理念,能听进去的人,一听就听进去了;听不进去的人,怎么给他讲都没用。归根结底在于人们性格的差异。


人人都想要赚钱快,钱不是这么赚的。许多人想要的东西,格雷厄姆讲的理念给不了他们。按格雷厄姆讲的,投资者做不到能掐会算,只是坚守自己的能力圈,等待明显的好机会。


与赌股票第二天的涨跌相比,格雷厄姆的方法不够刺激。大多数买互联网公司的人,连市值多少都不清楚。他们买,是因为自己觉得能涨。你让他们写下来,“我买市值60亿美元的XYZ公司,是因为……”,他们根本写不出来。


还是龟兔赛跑的道理,最后一定是乌龟胜利。查理和我两个人讲怎么投资,我们是培养了竞争对手。然而,大多数人不和我们竞争。有和我们竞争的,也没关系,我们的钱早就花不完了。


提问:在众多的经理人之中,有一些最终能成为杰出的领导者。请问这样的经理人具备哪些品质?您认为他们身上具有哪些“软”技能和“硬”技能?

巴菲特:伯克希尔有45位经理人。我们和这些经理人,有的是一年交流一次、有的是一个月交流一次,有的是每天都交流。我一般每个月都和Blumkins一家吃饭,我们也一起出去度假,因为我们是朋友。


我们选择经理人,主要看他们是否热爱自己的生意。一般是经理人自己来找我们。我从来没买过别人转手倒卖的公司。我们没办法亲自打理生意,我希望经理人不辜负我们的托付。


我们几乎不和经理人签什么合同。经理人把生意卖给我,我开出支票以后,希望他们仍然像以前一样管理生意。


我最关注的一个问题是,有了5亿美元之后,这位经理人是否还能早上6点钟起来去工作,把赚来的钱都送到奥马哈。我要盯着他们的眼睛,看他们爱的是生意,还是金钱。爱钱没关系,但是他们要更爱自己的生意。


我为什么每天早上7点就到公司上班,急着开始工作,因为我可以自由地创作自己的作品,而且我也喜欢听到别人的掌声。


我收购了一家珠宝商,BenBridge。这家公司已经传到第四代了,有100多家分店。他们只想卖给伯克希尔。创始家族和员工都不想把公司卖给别人,只选伯克希尔。


在伯克希尔旗下的Borsheims,我们有一位经理人来自津巴布韦,她根本没读过MBA。我们不看学历、分数或HR推荐,我们看的是对生意的热爱。我们也提供公平合理的薪酬,我们不愿经理人因为觉得不公平而有怨言。


(接着讲了ForestRiver的Pete,还有内布拉斯加家具城的B夫人。)……


这样的人,是开多高的薪水,都请不来的。我们很荣幸,从1965年到现在,我们没有一个经理人转投竞争对手。有的经理人退休了、有的被辞退了。总之,我们把画布交给经理人,让他们有自由施展的天地。


提问:您在商业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拥有大量财富、是一位名人,您为什么能仍然如此平易近人、不骄不躁?请问您在人生中遇到的哪些人或经历的哪些事对您的世界观、人生观影响最大?

巴菲特:我很幸运,有正确的榜样引导我。告诉我你的榜样是谁,我就知道你能成为什么样的人。


人生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是养育儿女。学校教的知识再多,都不如子女从父母身上学到的多。我的父亲对我的影响特别大,后来格雷厄姆也对我产生了很大影响。我的榜样从来没让我失望。我能取得今时今日的成就,和我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父亲是一位股票经纪人,大崩盘之后,他没事可做了。我出生在1930年的美国,出生在美国最严重的一场资本市场危机之中。我一生下来,天生就有资产配置的能力。我生在了我的天赋大有用武之地的时代。


性格是我的天赋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我天生善于做投资,后来又通过实践,完善了自己的这种能力。我没什么好骄傲的。


盖茨说过,如果我出生在原始社会,早成了野兽的盘中餐。我跑不快、爬不高。我给野兽讲资产配置,它们只能把我吃了。在座的所有人,你们都赢了娘胎彩票。


我从来没捐过可能影响我生活的一分钱。有些人真是为捐款而在生活上做出了牺牲。他们因为给教堂捐款,或者在别的地方捐了钱,而放弃外出就餐,或放弃带孩子去迪斯尼游玩。有些东西不是自己掌控的,有什么理由自我膨胀。


提问:请问您最严重的错误是什么?您最后悔的事是什么?

巴菲特:我们犯过很多错,错了就错了,我不纠结。我们没什么后悔的。投资的过程,就是做大量决策的过程,不犯错不可能。


我们有些该做的投资,却没做,少赚了100亿美元,这样的错误不会显示在财务报表中,是别人看不出来的。


1994年,我们支付伯克希尔的股票,收购了一家鞋业公司。这家鞋业公司现在的价值是零,当年我们支付的伯克希尔股票现在值35亿美元。现在,伯克希尔股票跌下来,我倒是能开心些。跌下来的时候,我当年因犯错而付出的代价就没那么大了。


1973年,汤姆·墨菲推荐为以3500万美元收购NBC,我们拒绝了。该做的没做,这是大错。


就我个人的生活而言,总有些事,我本来可以换一种做法。在我的生活中,太多的好事眷顾了我,为不开心的事耿耿于怀,不值得。


找到好伴侣,就成功了一大半。只要你身体健康、家庭幸福,一辈子一定能过得很好。没被哈佛商学院录取是我最幸运的事之一,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提问:如今,面对市场中的众多机构投资者和对冲基金,个人投资者自己分析证券,还能有机会吗?


巴菲特:我觉得现在市场上被忽略的机会不多。问题是,我只能看那些规模比较大的投资机会,这样一来,你们和我相比,其实有比较优势。


几年前,一位朋友推荐我看一下韩国股市。我们买了市盈率只有三四倍的Posco公司。我找到了20多家基本面稳健,市盈率只有两三倍的公司。我做了个组合分散投资,因为我不太熟悉韩国股市。


我们一直在寻找特别异常的机会。有时候,在证券市场中,能出现异常的机会。我喜欢开枪打桶里的鱼,而且最好是桶里没水了再开枪。


几年前,在30年期和29.5年期国债中出现了这样的机会。由于流动性较差,旧国债的价格低30个基点。长期资本管理公司最开始是在相差10个基点时入场的,但他们杠杆太高,最后爆仓了。


大多数时候,大多数证券,市场的定价都是有效的。定价错误的机会,没人告诉你。CNBC中没有,券商报告中也没有,只能自己找。


1951年,我刚毕业,我翻阅《穆迪手册》和《标普手册》,寻找投资机会。我一页一页地翻。就好像一个篮球教练,在找身高2米以上的球员。除了足够高,我还得看协调性如何等等。要是一个1米5的人走到我面前,对我说:“你先看看我的球技吧。”我说:“不了,谢谢。”


在《穆迪手册》的第1443页,我找到了西部保险证券(WesternInsuranceSecurities)。它前两年的每股盈利分别是21.66美元和29.09美元,它的股价在3美元到13美元之间。然后,我做了该做的调研工作,研究它的盈利是否真实。


市场最后一定能把错误纠正过来。机会是有的,用不着找到太多,一生能找到10个,足够你发达了。


只是不能犯大错,一个零都不能有。再大的数,乘以零,结果都是零。千万别一夜回到解放前。


提问:在去年的Wesco年会上,查理说:“获得成功的最佳途径是让自己配得上成功”。请您根据您的经历谈一谈,您做了哪些努力让自己配得上成功?请您给我提供一些建议,告诉我们如何做才能配得上成功?

巴菲特:最主要的是,行得正坐得端。我刚一毕业,就向格雷厄姆提出免费为他打工,他说我免费都太贵了。我一直没放弃,始终希望能为格雷厄姆做些什么,始终在格雷厄姆眼前出现。我一直为格雷厄姆提供股票线索,一直与他保持联系。


做好事总能得好报。在生活中,千万别斤斤计较。汤姆·墨菲从来不算计。他总是为我做很多事,我根本回报不了。无论是在婚姻中,还是在商业上,斤斤计较都是个大毛病。我总是换位思考。


大多数人都知恩图报。你为别人做一件事,别人能为你做两件事。在午饭时加班,早晨第一个上班,这样的人很少。多出一份力,别人一定能注意到你。不求别人的表扬和回报,总是愿意主动出一份力。


1959年,查理和我开始合伙做投资。我们经常各执己见。我们有分歧,但从来不争吵。出了什么错,我们从来不往对方头上算。推荐各位读《穷查理宝典》。


提问:在您的投资生涯中,您是否有受过诱惑,偏离了您的投资策略?如果有,您是如何处理的?

巴菲特:我不是那种自制力超强的人。我天生只想做符合逻辑的事。我在私人生活中也一样,我不在乎其他富人怎么生活。


我不会因为别人有一艘400英尺长的豪华游艇,我就要搞一艘405英尺的。我的一些朋友有豪华游艇。在他们的豪华游艇上,55个服务人员伺候14个人。在这55个人里,有偷鸡摸狗的,有互相乱搞关系的,我可不想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反正我朋友有豪华游艇,我能免费坐,多好。


我也不需要好几处大别墅。如果我想做一些发疯发狂的事,我可以做,可惜AnnaNicoleSmith已经不在人间了。


我想起一个段子,有个60岁的老头,娶了一个25岁的姑娘。这个老头的朋友问他,你怎么做到的。他说:“我和她说我90了。”


提问:有人说,您能获得成功,一部分原因是您住在奥马哈,远离了华尔街的喧嚣。请问您认为工作和生活哪个更重要,您如何保持工作和生活的平衡?


巴菲特:我工作特别开心,工作对我来说不是工作。我可以无拘无束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我妻子负责带小孩。我们两个人都接受这样的安排,这也符合亚当·斯密讲的“分工”。女人的选择有限,男女的地位不是那么平等。


在我自己的生活中,我根本不参与自己不喜欢的社交活动或会议。在我的事业走上正轨以后,我从来不需要在工作和生活之间做取舍。


我的消遣很简单,每周在网上打12个小时的桥牌。我和比尔一起打,他叫“chalengr”,我叫“tbone”。


有一次,我在哈佛大学演讲,我告诉学生们,给自己最欣赏的人打工。学生们听了,都自己做老板去了。找工作,一定要找自己欣赏的老板、自己欣赏的公司。男人一般很少面对工作和生活二者之间难以取舍的问题,女人经常面对这样的取舍。


责任编辑:刘文强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七禾网

七禾网

价值君

价值投资君

投资圈APP

七禾网APP投资圈(安卓版)

投资圈APP

七禾网APP投资圈(苹果版)

本网站凡是注明“来源:七禾网”的文章均为七禾网 www.7hcn.com版权所有,相关网站或媒体若要转载须经七禾网同意0571-88212938,并注明出处。若本网站相关内容涉及到其他媒体或公司的版权,请联系0571-88212938,我们将及时调整或删除。

线上视频课

联系我们

七禾研究中心负责人:刘健伟/翁建平
电话:0571-88212938
Email:57124514@qq.com

七禾科技中心负责人:傅旭鹏/相升澳
电话:13758569397
Email:894920782@qq.com

七禾网融界教育总经理:章水亮
电话:0571-85803287
Email:516248239@qq.com

七禾研究员:唐正璐/李烨/刘文强
电话:0571-88212938
Email:7hcn@163.com

七禾网上海分部负责人:果圆
电话:13564254288

七禾网深圳分部负责人:叶晓丹
电话:18368886566

七禾网产业金融部:林秋宏
电话:15990119543

七禾财富管理中心
电话:4007-666-707

七禾网

价值投资君

投资圈APP(安卓版)

投资圈APP(苹果版)

七禾网投顾平台

融界教育

傅海棠自媒体

沈良自媒体

七禾上海

© 七禾网 浙ICP备09012462网络信息服务许可证-浙B2-20110481 七禾网通用网址证书号 20110930138884940 软件开发/网络推广营业注册号 330105000154984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19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10481]
认证联盟

技术支持 本网法律顾问 曲峰律师 余枫梧律师 广告合作 关于我们 郑重声明 业务公告

中期协“期媒投教联盟”成员 、 中期协“互联网金融委员会”委员单位

七禾网是您的互联网私人银行,是个人投资和家族财富管理综合服务平台。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