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橡胶期权上市,长文盘点背后蕴含的橡胶产业大格局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今天是2019年04月24日 星期三

聚合赢家 | 引领财富
产业和金融智库服务平台

七禾网首页 >> 投资视角 >> 产业研究

天然橡胶期权上市,长文盘点背后蕴含的橡胶产业大格局

最新高手视频! 七禾网 时间:2019-02-01 11:17:27 来源:扑克财经 作者:章舟

橡胶,可谓是生活当中的必需品。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们的衣、食、住、行早已离不开橡胶及其制品了。


衣:现代社会五颜六色的衣服,以及家庭主妇用的手套,很多就是橡胶制品:


食:用来烹制食品的高压锅,其垫圈也出自于橡胶:


住:房屋的玻璃窗在安装完成后,需要用橡胶条固定:



行:现代社会就是“轮子上的世界”,汽车轮胎是橡胶的消费大户:



橡胶在我们的生活中,原来已经到了须臾不可或缺的地步。如果离开了橡胶,人类的工业文明将大大褪色。


1月4日,证监会宣布批准开展天然橡胶、棉花和玉米期权交易,并将于2019年1月28日正式挂牌上市。作为此次上市的三大品种之一,天然橡胶期权的上市有何重大意义呢?今天我们就来梳理下,橡胶产业链的来龙去脉。


天然橡胶的前世今生


橡胶——树的眼泪


人类应用橡胶有着悠久的历史。考古发现,南美洲印第安人早在1000多年前,就知道使用天然胶乳制造器具等橡胶制品。


人们对洪都拉斯发掘出来的橡胶球进行考证,可以将人类使用橡胶的历史追溯到11世纪。当地有一种树割破皮就会流出浆液,用此浆液可以制造器具。这种树被当地人叫做流泪的树。即"卡乌-丘克(Cahuchu);又因为人们发现,橡胶能擦去铅笔的字迹,所以取英文名“rubber”。


巴西一些土著会利用橡胶制造防水布料,他们用火焰把树胶熏干并以此处理衣物好让他们在潮湿的雨林中保持身体干燥。



在亚马逊雨林的土著更直接把橡胶树汁涂抹在脚上,约略二十分钟后,这种橡胶树汁便和空气中的氧气作用,形成近似固体的结构,然后土著就可以穿着这种橡胶靴在雨林中活动,只不过,这种橡胶鞋子的寿命很短,一天后就会“四分五裂”。


近代的橡胶产业


1736年,法国探险家拉孔达明将亚马逊雨林出产的天然橡胶带到了法国并交给法国科学院研究。工业界对橡胶也产生了浓厚兴趣,早期的橡胶,由于韧性不够,只能用于制造各种各样的雨衣、雨靴和雨布,似乎与各种工业用途搭不上边。


1844年,美国发明家固特异开发出了橡胶硫化技术,使得橡胶成为真正实用化的工业产品。不过可惜的是,他已死于贫病交加,没能看到自己的发明被广泛应用。今天著名的轮胎品牌“固特异”,就是为了纪念这位杰出的发明家。



正是由于橡胶轮胎的发明,进入20世纪后,汽车产业进入高速发展阶段,也使得天然橡胶的需求量大增。一战中,美国对橡胶的旺盛需求进一步加速了橡胶的人工种植。战后10年间,南美的橡胶种植业达到历史最高峰。亚马逊河流域最大的城市——巴西的玛瑙斯城,一度成为全世界天然橡胶产业的中心。


到了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再一次推高了对橡胶的需求,同时也隔断了正常的橡胶贸易。对石油、矿石、橡胶等资源的渴望,使得日本决定南下对东南亚实施侵略战争,只为控制这些资源。


而位于太平洋彼岸的美国,同样倾举国之力保证橡胶供应:1941年12月,珍珠港事件爆发美国宣战时,美国天然橡胶几乎完全依赖从亚洲进口,人工橡胶的研制尚未提上议事日程。


珍珠港事件过去仅仅4天,对战争来说非必需的产品中使用橡胶被宣布为非法。全美国都在拼了命将橡胶反复使用。即使是罗斯福总统的宠物狗法拉也得让它把玩具骨摘下来,拿到炉子里熔化掉。这是一场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废品收购运动,它使盟国得以支撑下去,直到1942年,局面开始好转。


【图】二战期间美军的全橡胶轮火炮


通过对橡胶产业史的简单梳理,我们可以发现,橡胶不仅可以做成五花八门的民用产品,并且是重要的战略物资。那么橡胶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神奇的用途呢?这还要从它的结构和性质讲起。


天然橡胶的性质


只要学过中学化学,对天然橡胶的结构都不会陌生。天然橡胶的主要来源,就是下面的这个东东:



是不是看起来很不对称?这就对了!天然橡胶的单体正是它,学名叫“异戊二烯”。当异戊二烯一个接一个“手牵手,一起走”时,就变成了天然橡胶的主要成分——聚异戊二烯。



需要指出的是,常见的天然橡胶,是上图中的“顺-1,4-聚异戊二烯”,而另外三种则属于同分异构体。其中,反-1,4-聚异戊二烯在工业上被叫做杜仲胶,又叫古塔波胶,与天然橡胶是两种不同的物种。反式聚异戊二烯因为立体结构的关系,比顺式聚异戊二烯普遍要来得更硬、更难溶解、更容易产生结晶。


【图】古塔波胶


天然橡胶实际上是混合物,除了橡胶的有效成分之外,还含有多种杂质:它们的摩尔质量一般介于100,000至1,000,000之间,成分大略如下表:

天然橡胶的主链接构以碳-碳单键为主,高分子碳-碳单键可以旋转的性质使其块材在常温下可屈可挠,富含弹性。然而在天然橡胶遭遇玻璃转化温度以下的温度时,碳-碳单键的旋转变得十分缓慢,链状结构趋于固定的几何形状,而天然橡胶也会失去弹性,但只要再加热,天然橡胶又可以再恢复弹性,整个过程是可逆的。



除了碳-碳单键外,天然橡胶也含有不少碳-碳双键,而这使得碳-碳双键很容易被臭氧等氧化剂氧化:


正因如此,天然橡胶对臭氧等强氧化剂很敏感,会造成俗称干朽的聚合物降解状况,变成粉末状,而失去原来的功能,因而天然橡胶在应用上需要远离氧化性环境。


含有碳-碳双键虽然使得天然橡胶怕氧化,但也带来了另外一项宝贵的性质:硫化。硫化的天然橡胶,每200个碳原子只会有一个会和硫产生反应,但如此,便足以产生硫化天然橡胶和天然橡胶极大的不同。经过硫化的天然橡胶,宛如经过火炼的真金一般,其韧性上了一个新台阶。


【图】天然橡胶的硫化反应


【图】运动鞋的鞋底,就是硫化橡胶制成的


有了“合成”的橡胶,还需要“天然”的么?


由于天然橡胶来自于橡胶树,而橡胶树原产于热带地区,其产量受到诸多因素制约,难以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使得人工合成橡胶。进入本世纪以来,科学家先后合成了氯丁橡胶、聚硫橡胶、丁苯橡胶、丁腈橡胶、硅橡胶等一系列具有奇异功能的新产品。这些新产品各具特点,有的耐磨,有的不怕油浸,有的不畏高温、严寒,争奇斗艳。



既然合成橡胶那么好,还有天然橡胶的市场么?


原来,合成橡胶虽然千好万好,但和天然橡胶相比,劣势也相当明显:

1. 就总体性能而言,合成橡胶目前还没有达到天然橡胶的水平,主要缺点表现在:拉伸效果、抗撕裂强度、机械性能比较差

2. 合成橡胶的主要原料是原油,而原油属于非可再生资源,并且会带来严重的环境问题

3. 合成橡胶所用设备要求技术高,投资大,非普通人能承受


【图】合成橡胶修建的跑道


归根结底,天然橡胶是重要的化工产品,在产业链上的作用无可替代。本文中所指的橡胶,如果不做特殊说明都是指天然橡胶。


既然如此,那么全世界的橡胶都从哪里来呢?又是谁在消费这些橡胶呢?下面我们一起走入橡胶的产业帝国。


天然橡胶的产业帝国


在开始这部分之前,先从一张图了解一下,橡胶从牛奶一样的白色液体,变成各式各样的工业品,当中经历了怎样的“七十二变”:



这张图的背后,揭示的是天然橡胶产业的鲜明特色逻辑:上游是农产品,下游是工业品。这个逻辑贯穿橡胶产业分析的始终,下面我们还要运用它。


它是哪里来的?——天然橡胶的生产


割胶是个体力活


要想取得这乳白色的汁液,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首先,胶农沿割胶线用手拉去上一次割胶后凝固在树皮上的胶皮,紧接着用割胶刀沿着上一次割胶的痕迹将树皮划开,深度大约在2到3公分,乳胶液就贮藏在树皮内部的乳管里。如果太深的话会伤到树干内部的结构,太浅则无法使胶水顺利流出并收割。


割开后,奶白色的胶水就会靠着乳管本身以及其周围细胞的膨压作用不断地流出,最后顺着割胶线低处的铁皮导管流出橡胶树本身,此时,胶农早已把装盛胶水的容器放置在铁皮导管下方,只待收胶。


割胶:为何在凌晨进行?


凌晨时分,当大部分人还沉浸在梦乡时,割胶工人已经开始一天的劳作了,在天亮前必须割完;晨昏颠倒,可见割胶工人的辛苦。


这是有原因的。清晨是一天中温度最低和湿度最大的时间,同时,橡胶树经过一夜休息,体内水分饱满,树叶的蒸腾水分也最少,所以这时候割胶最好。据分析,割胶的最佳温度是19℃~25℃,这时胶乳的产量和干胶的含量都高。当气温超过27℃时,水分蒸发快,胶乳凝固快,排胶时间短,产量就低。


【图】当阳光洒满大地时,割胶工人的劳作已经接近尾声


但割胶也不是温度越低越好:当气温低于18℃时,胶乳流速放慢,排胶时间长,胶乳浓度低,还容易引起树皮生病或死皮。在割胶季节里,清晨4~7时的气温,一般在19℃~25℃之间,对割胶最为合适。


正因为如此,割胶工人不得不起早贪黑,只有冬天才能睡上安稳觉。也正因为割胶工作如此辛苦,现在愿意从事这方面工作的人越来越少。一般而言,出售橡胶的收益,橡胶园所有方和胶农四六分成,当橡胶价格过低,胶农赚不到钱时,甚至有“弃割”的情况发生。


不过随着科技的发展,现在已经有了自动割胶的装置,将胶农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这无异于胶农们的福音。但是高科技装置的普及需要时间和成本,因而目前普及的程度还比较有限。


【图】自动割胶机


橡胶从哪里来?


正如前文所言,天然橡胶来源于热带,主要分布于赤道周边地区,包括东南亚地区、非洲中西部以及中美洲和南美洲。泰国是全球最大的产胶国,其次是印尼和越南。


由于橡胶的生长需要高温、高湿的外部环境,因而传统观念认为,橡胶不适合在北纬18°以北的区域种植。但中国的海南、云南等省的热带地区也有天然橡胶种植,是全球橡胶种植能够到达的最北端。


以云南为例,该省的橡胶主要产于西双版纳地区。占据中国橡胶产业的半壁江山。几十年前,数以万计的知青从全国各地来到这里,为这里的橡胶种植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也上演了无数可歌可泣的故事。


【图】西双版纳管理橡胶幼树的女知青


为了在橡胶产业上更加紧密地合作,1970年2月,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度尼西亚、泰国、斯里兰卡、印度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等全球7大橡胶生产国成立了天然橡胶生产国协会(Association of Natural Rubber Producing Countries,ANRPC)成为全球天然橡胶生产的重要合作组织。后来越南和中国也加入,与前面7国合称为“橡胶九国”。


从2009年起,柬埔寨、菲律宾、孟加拉国和缅甸也陆续加入该组织,截至2018年底,该组织成员国已经达到13个,2017年该组织成员国天胶产量占全世界的90%。其中,泰国、印尼、马来西亚三国全球占比69%;越南、中国也是重要的天然橡胶生产国,产量位于全球第三、四名。



2018年,九大橡胶产国开割面积总计9064.7千公顷,比2017年开割面积增加了112.1千公顷;新增种植面积55.5千公顷,虽然受橡胶价格下跌影响,橡胶新增种植面积逐年下降,但开割总面积近几年维持增加态势。2018年1-10月,ANRPC成员国橡胶总计产量963.89万吨,同比增长0.3%;受橡胶低价影响,胶农割胶积极性不高,橡胶总产量增速放缓,供应压力有所减轻。但潜在产能仍在,中长期存供应压力。


【图】2018年ANRPC部分协会成员国产量数据


【图】2018年全球部分国家和地区成员国需求量数据


供应压力会出现么?—— 再论橡胶上下游的差异


上游:“靠天收”的农业


橡胶树是多年生木本植物,整年都可采胶液,但其产量随季节性而变动,并非能一直维持高产量,在产量低的时候,割胶往往在经济上是不合算的,因此在各个产胶区,都有一段时间的“停割期”,在这段时间内不生产橡胶。


下面这张图就给出了中国及三大橡胶主产国的割胶期(红色表示停割期)。图中清晰显示,橡胶树每年的产胶期(开割期)通常在8~9个月。



图上也可以看出,虽然一年12个月都有橡胶出产,但由于停割期的存在,不同的时间内橡胶产量是不一样的。


据往年数据统计,橡胶在第一季度供应量处年内低位,在第三季度其供应量处年内高位;再从季度产量差距来看,1季度的供应量比3季度的供应量少75-95万吨,叠加低胶价对割胶积极性的打压,2019年1季度天然橡胶供应压力趋向减小。

 


除了季节因素之外,由于橡胶树本身的生长习性原因,降雨量对天胶的产量影响较大。由于东南亚主产区地处热带,剧烈天气频繁,暴雨和台风较为常见,一旦发生会造成产量大幅下降。


以产胶大国泰国为例:通过整理比较该国的降雨量和天胶产量的关系发现,降雨量变化大约领先产量变化三个月时间,两者呈现较大的正相关关系,且当降雨量同期偏大或者偏小持续的时间较长时,对天胶产量的影响明显增大,也会推动橡胶价格的波动。


从前文可知,泰国是现在最重要的产胶国,而南部又是其主产区,产量占到了全泰国近七成。因此此次洪水主要肆虐的地区正是其主产区,也难怪泰国橡胶局官员声称2016-2017年度泰国橡胶将减产10%,而就在半个多月前,相关官员还表示泰国天然橡胶出口将有所增加。



上图是当年1.2-1.8日洪水泛滥严重时的降雨量图,可以看见单周降雨量甚至超过了惊人的800毫米,几乎是一周降雨超过平均一个季度的降雨量,而南部洛坤府甚至单日降雨近400毫米,在该地区堪称百年一遇。如此大雨漫灌之下,对天然橡胶造成的农业影响不容小觑。



至此“一场暴雨冲高天胶”的现象在天然橡胶生产这一端也就不难理解了。而这次天气事件非常明显地在市场大多数人的预期之外,由此说明,橡胶上游农业品属性,决定了其产量和天气情况密切相关。


下游:深受周期影响的工业


天然橡胶的下游,是被做成各种各样的工业产品。其中,汽车轮胎占了天然橡胶消费量的大头。在天然橡胶下游需求的构成中,约70%被运用于汽车轮胎生产,占据绝大部分,因而下面主要以轮胎为例,讨论天然橡胶下游的工业品属性。


在汽车轮胎消费中,因为质量和体积的差异,全钢胎单耗量要远大于半钢胎,由于全钢胎主要用于重卡,因此在轮胎新车配套需求中,重卡市场的需求情况对天然橡胶消费的影响举足轻重。


全钢胎消耗天胶量庞大,重卡对天然橡胶消费的影响举足轻重


半钢胎轮胎尺寸小,质量轻,单条质量约在7-10公斤/条,主要运用于轿车胎上;全钢胎轮胎尺寸较大,单胎质量在50-70公斤,主要用于货车、大型客车上,其中尤以重卡为主。由于质量体积及用途的差异,导致全钢胎与半钢胎中天然橡胶和合成橡胶的配方比例也会有明显差异。


半钢胎中天胶与合成胶使用比例相当,重量占比均在25%左右,而全钢胎中以天胶为主,天然橡胶质量占比在30-40%左右,合成橡胶使用质量占比约为10%左右。



2017年配套市场轮胎消耗天胶量约为70万吨左右,其中重卡轮胎耗胶量约为34万吨,占新车市场耗胶量的48%左右,超过整个乘用车新车配套市场的耗胶量。




由于重卡多用于长途大吨位物流运输或配套工程机械施工方面,因此重卡需求和房地产、基建建设关联度较大。从近两年西部地区的基建投资表现来看,西部地区多数省份的增速维持在20%左右,高于全国增速水平。2017年西部地区基建投资增速维持在8.5%,整体运行良好,对该地区未来重卡的需求可能仍具有一定带动作用。



对比新车配套市场的需求而言,维修存量市场在天胶消费中占据绝对地位。在汽车工业长达十年的高速发展后,我国已形成了庞大的汽车存量市场,截至2017年全国汽车保有量达2.09亿。


伴随汽车保有量稳步提升叠加新车销量增速逐步放缓,中国汽车市场逐步呈现老龄化趋势,根据测算,目前4-9年车龄的汽车占比约为47%。中长期轮胎替换需求或将持续攀升,而这对上游橡胶产业无疑是利好。



繁荣下的暗流:轮胎行业的“外忧内患”


除国内需求外,轮胎出口也是其重要的消费组成部分。2017年,我国橡胶轮胎出口量共计4.8亿条,占当年产量的比例为51%。2018年1-6月,共计出口2.36亿条,与2017年基本持平。目前来看,美国是我国最大的轮胎出口国,中美贸易摩擦对轮胎出口的影响不可小觑。另一潜在的风险在于,其他国家若或接踵效仿美国对中国进行制裁,可能影响中国轮胎的出口表现。整体来看,未来轮胎出口增速或将长期处于低趋势之中。


除了出口遇阻之外,环保压力对轮胎产业的影响也是不可忽视的因素:国家环保政策导致物流运输行业不景气,大量车辆处于闲置状态。轮胎经销商上半年销售情况不如去年同期,预计后续轮胎厂还会降价,所以不愿囤积库存。即便囤积,也是迫于轮胎厂家下压的销售任务。


下游行情如此,上游橡胶行业会受到多大的压力就可想而知了。不过正如大宗商品的普遍规律一样,橡胶的价格偶尔也会“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光要钱,甚至还要命。


暴涨暴跌为哪般?揪出橡胶价格剧烈波动幕后的“黑手”


2017年十一假期的前夕,一则噩耗传遍期货市场:某橡胶圈资深人士因交易巨亏,在上海跳楼身亡。这个令人震惊的事件与当时橡胶期价暴跌不无关系。


当年的9月6日,橡胶期货在触及五个月高点后持续下跌,跌幅达22%。到了9月28日,期货市场开盘不久,橡胶便告跌停,主力合约跌幅达7.01%,不仅创年内最大单日跌幅,更创下近11个月以来新低,总共流出4.7亿元资金。


作为大宗商品中价格属性最为“奇特”的商品之一,橡胶的价格有着鲜明的特点:要么涨上天,要么跌到底。有沪胶期货上市以来的K线图为证:


【图】1997~2018沪胶走势图


远的不谈,我们来看近十余年的走势:从2008年底的8689,暴涨至2011年10月的43293,短短两年不到的时间里,竟然翻了将近5倍!相比之下,同期的螺纹钢只涨了50%。


然而好景不长,在2011年创下历史性高点后,沪胶便开始了漫漫熊市之路,一路跌到2016年初的9610后,又开启了一轮“小阳春”式的反弹。从9610涨至22355后,又转头进入下跌阶段,至今仍处于筑底当中。


总而言之,最新的这一轮周期中的牛市从本世纪初开始至2011年年初结束;熊市则从2011年开始,目前依然难言结束。


橡胶的涨跌幅度之大,让市场参与者多少有些猝不及防,也为橡胶赢得了“妖胶”的名声。不管怎么说,作为大宗商品,波动太大显然不是健康发展的现象。那么究竟谁是橡胶暴涨暴跌的幕后“元凶”呢?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明确一下大宗商品定价的几条逻辑(虽然很简单,但是很重要):


(1)价格最根本的决定因素,永远是供求关系:需求多供给少,价格自然上涨,反之亦然;

(2)供求关系的改变,不会马上反映在价格上,需要一定时间的传导;

(3)供求关系可以是实实在在的(产业因素),也可以是掺杂了投机因素的(金融炒作)。

(4)产业因素和金融因素可能是一致的,也可能是分离的。


明确了这几条逻辑,我们再来回看橡胶产业的种种特质,或许能从中找出橡胶波动率大的主导因素。可能不同的研究角度不同,但一定逃不开这几条最基本的逻辑。


产业逻辑——橡胶的特殊性


根据第一条逻辑,我们还是从橡胶的供给和需求入手。天然橡胶是一种全球性商品,中国的天胶生产量只占全球总量的7%,使用量尽管占全球总量的40%,但其中将近一半也是用于出口轮胎。因此,我们必须立足于全球视野来研究天胶的周期性问题。


天然橡胶价格周期性的产生原因


天然橡胶价格周期性产生的原因主要是天胶供应弹性小于需求弹性,当需求发生变动时,供应很难及时发生相应的变动,从而造成供需错配。从下以看出,21世纪初橡胶的这一轮牛市可以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1999-2007年,全球天然橡胶需求量增加了352万吨,但生产量却只增加了321万吨,库存由281万吨下降到164万吨。


第二阶段,2007年全球爆发严重经济危机,在此冲击下东南亚产胶国出现大面积砍伐橡胶林的现象,但2009年起,由于中国4万亿投资的刺激,全球天然橡胶需求增长在中国的带动下快速回升。受制于开割面积,天胶生产量却不能快速跟上,因此导致了之后两年胶价的暴涨。


2011年-2017年,全球天胶需求量只增加了215万吨,但生产量却增加了288万吨,库存也由156万吨翻了一倍达到339万吨,供应过剩导致了熊市的来临,至今仍未结束。


中国,天然橡胶的风口?


上面的简单分析表明,全球天然橡胶消费的大幅提高往往需要一个风口,也就是一个庞大欠发达经济体的高速发展。21世纪的前十年,中国就是这个风口。


2000-2011年,中国GDP保持8%以上的高速增长,天然橡胶消费量由不到150万吨大幅上升至400万吨左右,全球天胶消费在同时期也保持较高的增长速度(除了金融危机时期)。


2012年之后,中国经济开始了不断探底的过程,GDP增速也逐渐下滑至7%以下,这导致中国天胶消费增速尤其是2015年之后明显放缓,并也因此拖累了全球天胶消费增速的下降。2012年之后随着中国GDP增速的下滑,全球天胶消费基本也只能保持5%以内的小幅增长。中国,成了全球天然橡胶的“发动机”!



有的人可能会有这样的疑问:既然橡胶价格涨了那么多,为什么不能多种点橡胶树,多赚点钱呢?这不是不符合经济学原理了么?


不像孙悟空拔一根毫毛,瞬间72变,橡胶本质上是一种农产品,从播种到收获需要过程;并且不像粮食的“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对于橡胶而言,这个过程显得尤为漫长,因而造成了橡胶的“供需错配”,印证了上面的第二条逻辑,也是橡胶这种商品的鲜明特点所在。


“跟风”的代价——论橡胶供需的错配


天然橡胶的产量由开割面积和单产决定。而天然橡胶的种植面积并不等于开割面积;因为一棵新的橡胶树栽种5~6年后才可以产胶,且产胶初期产量较少,但逐年增加,10年后产量才能上升到正常水平,之后可以连续割胶20-30年。由于橡胶树的生长周期较长,因此当需求发生变化时,天胶的产量不可能立即作出调整,因而难免造成供需错配。


【图】橡胶的产胶周期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橡胶生产跌入谷底。2000年之后,金融危机阴影逐渐消散,尤其是中国天胶需求爆发,且于2002年、2007年和2010年多次调低进口关税。由于胶园主很难预测7-10年后胶价的高低,因此一般只有当价格上涨,割胶利润丰厚时,胶园主才愿意扩种。


胶园主在需求爆发前的7年或者说10年之前不可能提前预测,也没有大规模种植新的橡胶树,即使胶农延长割胶时间或者在胶树上多割一个口子来提高单产,但由于开割面积的不足,天胶产量仍然不能满足需求量,胶价由此起飞,新一轮周期中的牛市开始。


另一方面,割胶利润的不断上升也刺激胶园主开始投资新种胶树,2000年起全球天胶新种面积逐年攀升,而这批树的开割,则要等到2006~2007年开始,但此时,全球金融危机正在酝酿之中,只是没人知道,它会在何时到来。


到了2008-2009年,在金融危机的影响下,产胶国出现了因割胶收益太低而砍伐橡胶林的现象,全球天胶种植面积和开割面积罕见同比下滑。2009-2010年,由于4万亿投资的刺激,中国天胶需求快速反弹,并带动全球天胶需求大幅增长超过15%。


由于之前几年新种的胶树还不能产胶,再加上全球金融危机期间,东南亚砍伐了大量的橡胶林,因此天胶供应严重短缺,2010年当年,全球天胶产量较需求量少了36万吨。在供需的极度不平衡中,2009-2011年年初,沪胶再度启动多头行情,也达到了历史的最高点。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2010-2012年,全球天胶新种面积尤其大,远远超过了之前10年的水平。2011年之后,随着中国逐步进入L型经济,全球天胶需求增长放缓;而反观供应一方,2000年之后栽种的橡胶树开始产胶,天胶开割面积不断大量释放。按照栽种后7年开始产胶的规律计算,开割面积的释放一直要持续到2019年。由于2010-2012年庞大的新种面积,2017-2019年3年开割面积的增幅也将殊为可观。由于全球天胶供需格局由供不应求转向供大于求,因此,2011年天胶价格也从牛市转入熊市。



说了这么多,总结起来就是,胶园主对天胶价格的反应往往比较滞后。比如,2009年天胶价格已经逐渐脱离金融危机的阴影,从底部开始爬升之时,胶园主仍然在减少新种面积,并砍伐已有的橡胶林(顺便说一下,中国的国有农场里,橡胶林是不允许被砍伐的)。同样,2011年开始全球天胶价格已经进入下行轨道,但胶园主在前两年丰厚割胶利润的惯性下,仍然在拼命扩种,最终造成橡胶供应的过剩,以至于价格暴跌。


看来和历史上的“蒜你狠”“姜你军”一样,橡胶的价格也逃不出暴涨——扩种——暴跌——少种的周期。因而我们从产业上,分析了橡胶价格容易波动的原因。但仅仅如此,似乎还不足以完整解释橡胶价格的暴涨暴跌。


根据前文所言的逻辑,下面我们回顾历史上的一个例子,从金融角度,试图探寻拉高橡胶波动性的另一只手。


金融投机,橡胶波动的帮凶?


从2016年第三季度到2017年第二季度,和橡胶密切相关的轮胎行业,上演了一场“预期紧张——胶价暴涨——预期落空——价格暴跌”的大戏,少数金融投机者大发其财,却给相关产业留下了难以磨灭的损失。至今,有的行业人士依然心有余悸。


预期紧张


天然橡胶自2011年3月暴跌之后,持续多年低位盘整。2016年9月,低迷天然橡胶市场在基本面没有任何改善的情况下,突然“反转”。短短6个月间,天然橡胶期货1705合约的价格从最低不到12235元暴涨至22310元,涨幅超过82%。橡胶现货的价格也随之节节攀升。


“屋漏偏逢连夜雨”,前文已经提到过,从当年12月到次年的1月,全球最大的产胶国泰国在本应少雨的干季,遭遇了多年罕见的暴雨,并引发了洪灾,不但影响橡胶生产,而且对交通运输造成了很大影响。


在泰国天然橡胶减产预期、天然橡胶加工厂成品出运受到影响的两大因素共同作用下,天然橡胶的供应短期内显得更加紧张。



“买涨不买跌”是人们的普遍心理,橡胶自然也不能例外,此外就轮胎行业而言,还有一种特殊的制度:认证供应商制。


根据配方不同,轮胎所用的天然橡胶有十几种,每种都有不同供应商,而且出于质量安全考虑,轮胎生产商们只会从自己认证过的供应商处购货。如果这些供应商没有货,轮胎企业就会面临无米下炊的窘境。


因此,哪怕知道橡胶30天内将恢复供应,轮胎生产商们也会担心因自己的认证供应商断货,自己买不到货。而一旦停产,重启机器、厂房的成本更高。且一旦因缺货无法满足消费者需求,将会引发商誉等一系列负面影响。因而轮胎厂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也就不难理解了。


在强烈的缺货预期下,抢货就成了唯一可取的行为,自然也加剧了恐慌心理。并且由于大宗商品本身的杠杆性质,只要有5%到10%左右的供需不匹配,就可能引发价格的暴涨暴跌。据测算,以不超过百亿元的小小代价,就能控制销售收入超过10000亿元的中国橡胶工业,达到“以一当百”的效果。



泡沫破灭


然而预期再紧张,也难逃危言耸听的下场,在橡胶价格一日一涨的同时,下游需求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改善,纯粹是投机资本的自我炒作,因而覆灭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到了2017年2月,随着泰国洪水的消退,供应面消息的好转,以及国家启动“史上最严”环保督察行动,大批橡胶制品、轮胎工厂被勒令限产,甚至关停。由此,橡胶期价涨破22300后,急转而下,短短四个月暴跌将近一半。期货大鳄们反手做空,完美退出,留下一个被洗劫的橡胶和轮胎产业。



据不完全统计,多家轮胎上市公司当年一季度利润下降,部分企业甚至亏损。比如风神轮胎一季度亏损1.19亿元、赛轮金宇亏损5100万元。一季度,佳通轮胎的净利润同比大降23.4%,降至2803.25万元。金融对实体不但没有起到支持作用,反而变成了一场反噬。


2019,橡胶能够否极泰来么?


当前全球天然橡胶市场仍未走出低谷:上游几大产胶国供应并没有减少的迹象,相反还有增加的趋势,库存高企的局面也没有根本改变,而下游需求方面,我国作为第一大橡胶进口国,天然橡胶消费处低速增长,下游轮胎产量和汽车销量在2018年开始出现下滑,基于国内宏观经济增速放缓的外围环境下,需求量将维持平稳态势。


【图】2018年,全球橡胶库存依然处于高位


若泰国等几大产胶国未采取实质的减产措施,未来2-3年天然橡胶仍将面临上下两难局面;下跌受割胶成本支撑,上涨受中长期供应过剩压制,大概率维持区间震荡格局。


最后,让我们用一张图,总结天然橡胶目前的需求状况。橡胶要想走出泥潭,真可谓“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责任编辑:刘文强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七禾网

七禾网

价值君

价值投资君

投资圈APP

七禾网APP投资圈(安卓版)

投资圈APP

七禾网APP投资圈(苹果版)

本网站凡是注明“来源:七禾网”的文章均为七禾网 www.7hcn.com版权所有,相关网站或媒体若要转载须经七禾网同意0571-88212938,并注明出处。若本网站相关内容涉及到其他媒体或公司的版权,请联系0571-88212938,我们将及时调整或删除。

联系我们

七禾研究中心负责人: 刘健伟/翁建平
电话:0571-88212938
Email:57124514@qq.com

七禾网总经理:章水亮
电话:0571-85803287
Email:516248239@qq.com

七禾研究员:唐正璐/韩奕舒/傅旭鹏/李烨/刘文强
电话:0571-88212938
Email:7hcn@163.com

七禾网上海分部负责人:果圆、尚玮
电话:13564254288、13585766089

七禾网深圳分部负责人:叶晓丹
电话:18368886566

七禾网产业金融部:林秋宏
电话:15990119543

七禾财富管理中心
电话:4007-666-707

七禾网

价值投资君

投资圈APP(安卓版)

投资圈APP(苹果版)

七禾网投顾平台

融界教育

傅海棠自媒体

沈良自媒体

七禾上海

© 七禾网 浙ICP备09012462网络信息服务许可证-浙B2-20110481 七禾网通用网址证书号 20110930138884940 软件开发/网络推广营业注册号 330105000154984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0028号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10481]
认证联盟

技术支持 本网法律顾问 曲峰律师 余枫梧律师 广告合作 关于我们 郑重声明 业务公告

中期协“期媒投教联盟”成员 、 中期协“互联网金融委员会”委员单位

七禾网是您的互联网私人银行,是个人投资和家族财富管理综合服务平台。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