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界教育

融界教育首页 >> 金融研究/杂谈

缠中说禅(1-10):缠非缠、禅非禅,枯木龙吟照大千

开通高手技术视频大全【终身账号】    发布时间:2020-10-07 22:16:12    内容来源:

以下内容节选自李彪“缠中说禅”微博


缠中说禅作者:李彪

亿安科技的操盘手,自命为“全球第一博客”,他在几年前就神奇预言2007年下半年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全球金融危机,级别堪比1929年世界金融危机;2005年,他预测股市见底,马上会有波澜壮阔的大牛市;2007年神奇预测股市见大顶,甚至连具体点位都说明了,就是6124.04点。由于屡屡公开预测成功,所以其在网络上粉丝众多,其粉丝被称为“缠迷”,粉丝称其为“禅主”。


想要了解更多缠论知识,学习缠论交易技术,可点击以下链接查看:可量化的缠论,期货股票胜率达70%以上。或添加工作人员微信:18368886566(叶),入群和导师一起学习缠论知识,加群请备注:缠论学习。


缠中说禅:缠非缠、禅非禅,枯木龙吟照大千(序) 


    倘无禅宗,曾以儒道为主之中华古文化,本不足道;倘无禅宗,中华古文明亦难至如今不可企及之高度。蓋中华古文明、中华古文化,得禅宗而孤峰直上、傲然于世。宋明理学、心学,窃禅宗之残羹冷炙犹可蔚为大观,岂论禅宗哉!


    达磨东来,只履西归。壁立千峰,拈花之旨于挑水担柴间逗漏;花开五叶,救世之心从名宗判教处显扬。玄沙云:“若论此事,喻如一片田地,四至界分结契卖与诸人了也,只有中心树子犹属老僧在。”穷诸玄辩,竭世枢机,若太虚一毫,似巨壑一滴。永明曰:“一夏与兄弟东语西话,看翠岩眉毛在么?”。人人无始以来,东语西话、此生彼灭,且看眉毛在么?


    世间、出世间一切学问、知识,无论哲学、科学、艺术、宗教、社会、信仰,诸如此类、三教九流、东圣西哲、神魔鬼怪,皆不出此“穷诸玄辩,竭世枢机”矣。徒叹一毫置太虚、一滴投巨壑者,大似无病呻吟,岂知太虚置一毫、巨壑投一滴,缠非缠、禅非禅,枯木龙吟照大千哉!


    千载以来,谈禅成缠,以学问、实践为禅者,古今多矣。焉知禅者,非学问即学问,非实践即实践,非知即知,非行即行,非心即心,非物即物乎?诸如学问、实践、知行、心物者,皆无端自缠自绑也!


    蓋禅宗,自云门、法眼以来,公案、话头诸法门大开,而宗门日益凋零。所谓各派宗师,自眼不明、盲传瞎练,禅于此而日益学问化、实践化、儒道化、政治化、神秘化,其败不足怪矣。倘以禅宗为儒道之文字学问、身心修炼,则其解可笑而可怜也。禅者,天地不能盖、古今不能载,非心非物,即心即物,岂可画地自牢、徒困化城哉!


    世之无禅,如人之无眼。人之无眼,犹可以耳舌鼻身意替之;世之无禅,则替无可替矣。然禅者,无得无失,吾非忧禅之无,忧世人之失眼而老婆心切固有此书矣。本书以最平实之角度、最深广之宽度,还禅宗之本来面目、呈中西文化最深层之交锋,析世间哲学、科学、艺术、宗教、社会等最全面之问题。此间,惟以见地、不以名闻,古今名哲、大德皆难逃检点,狮子、野狐,不辩而自辩也。



诗曰:


渺渺天涯渺渺秋,绮霞烟水自空流。谁怜西岭西风后,满地相思满地愁!


满城风雨满城秋,一水横空天地流。独上孤峰倾百斗,披云啸尽古今愁。


一番风雨一番秋,依旧青山枕碧流。溅血长虹贯天地,羲和鞭堕六龙愁。


万古长空春复秋,一朝风月乍星流。乱峰深处斜阳下,木落花飞愁自愁。




缠中说禅:缠非缠、禅非禅,枯木龙吟照大千(一) 


    蓋云门法眼以来,禅宗大盛而衰,今惟余算沙数宝食唾之辈矣。禅者,无古无今,即古即今,与释迦老汉、达摩老儿何干?惠能之辈,即如云门所说打杀喂狗,于禅何损?于惠能何损?五宗七派,即能笼天盖地、光耀千秋,于禅何增?于五宗七派何增?


    有这般食唾汉,以“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为禅宗宗旨。然无心可指、能指非心,无佛可成、能成非佛,何以妄论“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乎?教外宗门岂可妄生分别,禅宗典籍于大藏之内犹多,何以妄论“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乎?同异者,痴人之妄生分别矣。岂只教外宗门无别,三教九流、神魔鬼怪、正统异端、天堂地狱、正反善恶,于禅又何别、何同?


    或言禅有所传承者,皆乱语胡言也。如迦叶因释迦拈花而有所得、达摩于惠可断臂而有所传,则释迦、迦叶、达摩、惠可,皆瞎眼鼠之辈矣。禅者,无传无得、復何传何得?倘实执“禅者,无传无得”,则乃作茧自缚、可笑可怜矣!




诗曰:


浮世多拙意,算计总失机。俯仰真亦假,浮沉是已非。真假全少义,是非皆多违。


骑鹤赴扬州,逐鹿望京畿。鹤冲双翅折,鹿死几人归。春回杨柳青,冬至雨雪霏。


碧水跨山去,白马过隙飞。谁心观日月,谁耳听嘲讥。万事元幻化,鹿鹤不可祈。


陟彼南山石,南山何巍巍。靡迤林陵莽,阡陌麦苗肥。嵯峨藏异兽,陂陀步锦翚。


高岩覆清阴,幽壑满白薇。天崩忽倾雨,惊云乱景晖。飙风折盘木,奔洪缺石圻。


虬蛟舞金爪,駻突脱玉玑。山削千尺土,海泻万重围。山海穷迹处,月明星未稀。


流光幻五彩,剑气拂霓衣。云间蔼蔼木,涧底郁郁菲。乾坤袖中笼,日月尘里微。


驱马猎秋原,垂竿钓夏矶。偶作蜉蝣灭,时生龙虎威。澶漫无清浊,悠然续琴徽。




缠中说禅:缠非缠、禅非禅,枯木龙吟照大千(二)


    有这般汉,妄将禅宗学问化,以可怜之分别心,立此规律、彼特点,造大诠释、总体系,终乃测海算沙之书蠹矣。如妄论“立处皆真”,则能立非立,所立皆非,立无可立,谁真谁假?如妄论“一切现成”,则现无可现,能成非成,一切成非,谁现谁成?如妄论“不二法门”,则不二而二,二而不二,分别无二,谁分谁别?如妄论“不住一切”,则不住而住,住而不住,谁住一切,一切住谁?如妄论“了无所得”,则了无可了,得无所得,无得犹得,谁了谁得?如妄论 “能所俱泯”,则能所能能、所能所所,能能所能、所所能所,谁能谁所,能谁所谁,泯而不泯、俱而非俱,能泯能俱、非所非能!


诗曰:


无生尽日欢,何来生死疑。有疑因患有,有患自缠丝。浮云万世名,粪土千年碑。


此身更无寄,未住早已离。依依河边柳,呦呦林中麋。日日皆好日,时时作花时。


潮起复潮落,月圆复月亏。世本无多事,何在有无为。莫窃尘上珠,莫恋法中奇。


明珠岂属有,说无亦是痴。无有全不立,犹在鬼作思。坐看天地转,起看天地垂。


雁行风过水,花落月临枝。法法皆无染,尘尘皆不遗。廓然泯凡圣,悠然入喜悲。


生死凭一笑,净污两由之。死生众生恩,净污众生慈。空花演佛事,幻镜戏魔师。


赴劫千身去,行难一愿随。阿鼻空未空,菩提期未期。琴歌自澹漫,莫向月中窥。




缠中说禅:缠非缠、禅非禅,枯木龙吟照大千(三)


    除此学问化之臆测,实践化之妄行亦狮子虫所好之能事。且不论彼一味之枯坐,即此万里行脚又何曾移却半步?即此万劫不朽、万槲舍利,又与禅何干?知不知,行非行,知得行得犹是呆汉! 


    诸如儒道所谓学问、实践者,好论所谓知行之关系。如知易行难、知难行易,先知后行、先行后知、知行合一、即知即行,凡此种种,皆乃乾慧狂想之所生矣。而知外无行、行外无知,非知即知、非行即行,一犹非一、何合何一乎?


    诸如哲学所谓学问、实践者,好论所谓心物之关系。如心一物二、心二物一,心物一如、心物二元,非心非物、即心即物,凡此种种,皆乃乾慧狂想之所生矣。而心外无物、物外无心,非心即心、非物即物,非即即非、心物物心,一而不一、二而不二,不一不二,谁一谁二乎?


    诸如宗教所谓学问、实践者,好论所谓解缚、圣凡、净污之关系。如神圣我凡、神解我缚、神我一如、神净我污,凡此种种,皆乃乾慧狂想之所生矣。而我本非我、神本非神、圣本非圣、凡本非凡、一如非如、如一非一、因解成缚、因净成污、非因即因、非成即成、因成成因、谁因谁成乎?



诗曰:

 

人生是梦梦何如,雁落秋山月落湖。半辈常怀千岁怨,一生永处两分途。


谁寻生又谁寻死,谁作主来谁作奴。谁到无门无走处,无门早入死人窟。


谁为迷又谁为醒,谁是净来谁是污。谁有无得无证物,无得已使大树枯。


死人窟里嚼大树,庄子梦中惹蝶哭。哭碎山秋湖下月,雁惊回望到天竺。




缠中说禅:缠非缠、禅非禅,枯木龙吟照大千(四)


    夫禅,即一切非一切。禅者,即禅宗非禅宗。禅宗者,非禅宗,是名禅宗。执禅宗所谓历史而学问者,于禅宗无关,于禅亦无关矣。蓋无关之于无关且犹多有相关者,禅宗之所谓历史,亦于此无关之相关而展开也。


    释迦拈花、迦叶微笑,达摩西来、花开五叶,是耶、非耶,知者自知,不必追究也无须追究。所谓如来禅、祖师禅之争讼,乃无事生非。纵会得祖师禅者,亦阶下汉也。若论诸如棒喝、公案、话头、机锋等,则大似无端作怪矣。


    禅者,即迷非迷、即缠非缠,非悟即悟、非解即解。求解脱者无解脱、不求解脱者也无解脱,因解成缠、因悟成迷。所谓顿悟者,非顿悟,是名顿悟。所谓三关者,非三关,是名三关。佛法无多子、禅宗无多子、乾坤今古无多子,虽如此,此间事、犹需一一透脱。所谓透脱者,非透脱,是名透脱也。


 

诗曰:


可怜网中客,流转自颠错。四大谁为住,天地谁入镬。形神空无有,何缚何所缚。


缘生非一体,如幻相映烁。糊涂识物始,忧患起年弱。五蕴妄成织,形器终难托。


尘念随境逐,三界怅寥廓。宿习随行消,福田莫令薄。盲龟苦海渡,孔木曷能获。


浮华镜里梦,须臾已舟壑。贫子衣安在,明珠诚凿凿。





缠中说禅:缠非缠、禅非禅,枯木龙吟照大千(五)


    错解之于禅,莫过于以禅为个体之身心修炼、修养,进而耍嘴皮、动笔头亦为禅矣。如此之禅,实乃无聊文人、有闲阶级之无聊把戏。以此所谓禅而招摇撞骗者,古今多矣。


    蓋禅为学问、学说,则乃最激进之革命、令一切统治者发抖之学问、学说。禅乃否定一切主义之主义,禅乃否定一切思想之思想,禅乃否定一切秩序之秩序,禅乃否定一切信仰之信仰,禅乃否定一切科学之科学。禅,否定一切,以及否定自身。蓋禅,復乃肯定一切主义之主义,肯定一切思想之思想,肯定一切秩序之秩序,肯定一切信仰之信仰,肯定一切科学之科学。禅,肯定一切,以及肯定自身。


    禅,非思想即思想,非主义即主义,非秩序即秩序,非信仰即信仰,非科学即科学。禅,非神秘主义之臆想。禅,丝毫不与耳闻眼见相背离。禅,无古无今、恒古恒今。禅,无关復相关于诸如种族、肤色、文化、思想、传统、道德、阶级者。禅,非人所独有,宇宙间古往今来一切众生,存在非存在、可见非可见,一切种类,无论高低、圣凡,皆与之无关而相关,一律平等无二矣。



诗曰:


乾坤处处净,何来污与秽。万物等无差,庸人自执爱。


莲舟空无有,什么都能载。识取衣中宝,莫被文字碍。





缠中说禅:缠非缠、禅非禅,枯木龙吟照大千(六)


    世上一切之宗教、信仰,虽异而实同,即非我同类则魔则恶、不信我者则恶则魔,所谓顺者昌、逆者亡,皆贪嗔痴疑慢之业也。禅者,无我可我、无类可类,无非可非、无禅可禅,无佛可成、无魔可灭,一切同异、顺逆,一律平等。


    蓋所谓平等,无使之平等者,本来平等,又何须平等之。如平等者须平等之乃可平等,使之平等者必凌驾于上,非平等也。世上一切主张平等者,皆羊头狗肉之辈,实乃假所谓平等之名词妖言惑众、谋私求利也。


    一切众生,无始以来一律平等。若人鼓吹有一物一人一事可凌驾于余物余人余事者,其人不过贪嗔痴疑慢五毒猖獗,信其人其言者,则是贪嗔痴疑慢与之相应,闹剧一场。禅者,非神非圣、非上帝非主宰,非人之之人、非物之之物,非心非我、非佛非魔。


    一切能平等者、所平等者,能之所之,皆因缘和合。禅者,非能非所、非因非缘。众生非因禅而平等,众生非因禅而成佛,说禅 “明心见性、顿悟成佛” 者,大误矣。若有佛可成,则有魔可成。可成佛,则可成魔。而本无佛可成,则也无魔可成可灭。天堂地狱,惟心所造。所谓轮回,实无所轮回而轮回也。


    一切本来平等,固有世间一切不平等。若一切须平等而平等,则世间无所谓不平等。世间一切不平等,本无所据,皆惟心惟言所造,人以贪嗔痴疑慢而固之。世间一切不平等,惟以不平等去之,而所谓去,本无所去,皆不平等而不平等也。


    蓋世间之不平等,本无所据,因缘和合生之灭之,恒变不居。世间由此而学问、学说、信仰、宗教者,妄求以各自所谓平等、统一之理论、逻辑等结构解释世界、构造世界,皆捞空捉影、痴心妄想也。禅者,非世间非出世间。世界,本来平等。所谓本来,非本非来,是名本来。



诗曰:


三界迷尘侵海色,一星无语枕霄寒。狂虬折足惊滩堕,碧溅龙泉指上弹。





缠中说禅:缠非缠、禅非禅,枯木龙吟照大千(七)


    较之平等,今人犹好论所谓自由。鼓吹自由之辈,如鼓吹所谓平等者,皆羊头狗肉、妖言惑众,进而谋私求利之辈也。自由者,自谁谁自、由谁谁由?无自,何由?有自,由何?如平等,能自由者非自由,所自由者亦非自由。自自非自,无自非由,何论自由?


    然则,有欲以公理化之原则而立自由之公理化定义者。夫公理,本无所公,亦无所理,语言之霸权游戏也。究其源,即人之贪嗔痴疑慢共业矣。共业者,本无可据,毕竟空也。


    禅者,非公非理。本无公理,固有此世间之公理。禅者,非空,固有此世间之毕竟空。执禅为“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者,大误也。空者,非空;非空,真空。世间之万事万物,本来清净,尘埃何处、何处尘埃?


    缠者,本无能缠所缠,是名缠。如实有能缠所缠者,则世间无所谓缠者也。求出缠者,缠也;不求出缠者,亦缠也。缠之非缠,谁出谁入?能出能入、所出所入者,缠也。非缠而缠,实无出入。缠者,即自由也。



诗曰:


投壶巨海梦何频,一叶随波四主宾。河汉清空星散野,琉璃碧净宇无尘。


颠簸六道皆同病,辗转三途不二身。九五干戈七八巧,缘来执果更迷因。





缠中说禅:缠非缠、禅非禅,枯木龙吟照大千(八)


    自由者,缠也。世间缠中出入妄求解脱者,不外乎四种途径:一者,求诸心外之物;二者,求诸物外之心;三者,于心物一如处摸索;四者,于非心非物间探求。除此之外,别无它途。凡此四种,皆妄心执计,戏论也。


    求诸心外之物者,以心映物,心乃物之功能。所谓格物致知,尽物之理而行,则心解脱也。由此,必先假设物之理存,而心能体物。所谓物之理者,实乃妄心执计也。有此物方有此物之理,吾辈能知之所谓宇宙之理,先因有此吾辈所在之宇宙矣。相对论、量子力学之发展亦已证明,脱离观察者之所谓物之理无意义也。吾辈所在之宇宙,实乃吾辈之共业所感,岂仅此唯一之宇宙哉!求诸心外之物者,实乃求诸吾辈所感之共业,相缠相续,幻戏也。


    求诸物外之心者,臆想心可离物而解脱。而离物,心岂可存?或言不可离物者乃妄心,有一常住真心,无去无来、本来解脱、能为万物主者,真热昏之胡话也。此辈企求去妄存真,而不知妄之真妄、真之妄真,求真实妄、去妄无真。吾辈之心,物象之集也,此心本无寄,相缠相续,幻戏也。


    于心物一如处摸索者,臆测所谓心物一元乃宇宙之真源,心外无物、物外无心,穷心则尽理、尽理则了心,返本归源、一解百解、一了百了。此辈言论极为流行,现今所谓禅者,多有此般言论。而万法归一,一犹是生死之根源。所谓返本归源,本无所本、源而非源,能本能源者非本非源,相缠相续,幻戏也。


    于非心非物间探求者,不立心物而立一非心非物之源,归依此而得解脱也。或曰上帝、或曰神、或曰真主、或曰真理、或曰解脱、或曰主宰、或曰大梵、或曰大道、或曰真空,如此种种、不可遍数。此辈者,实乃痴心狂想,妄计心物之非而立非心非物,不知非心即心、非物即物,不立而遍立,相缠相续,幻戏也。


    所谓除此四种之外,别无它途者,禅也,离诸以上四种戏论矣。禅者,非途;别无而非无、无别而非别。


 

诗曰:


红尘醉入几围城,刹那悲欢化酒倾。岁月歌回心远大,乾坤影动眼空明。


皆缘皆我皆同病,非妄非真非二名。东海藏身山走马,天台华顶作么生?






缠中说禅:缠非缠、禅非禅,枯木龙吟照大千(九)


    道者,因世而有,离于世而言道者,臆测也;机者,因时而发,离于时而言机者,臆测也。世存而道有,时现而机发。假道而逃世、离时而投机者,痴人也。世不可逃、道无可假,机等得失、时一去来。世者、时者,心之共业也。道者、机者,共业之心也。


    心者,业之集也。物象者,业之显发也。所谓阴阳者,离心而论阴阳,名言也。离心无所谓阴阳。阳者,业之显发也;阴者,业之藏隐也。一阴一阳,成此共业之心,即道也。道者,必依世而托时,道本无道,依托心之共业而道也。世所好论阴阳者,有句而无义,臆测也。


    时者,非时,是名时。时者,非去来今也。去来今者,名言也,终不可得。机者,阴阳之易也。易而不易,不易而易,是为易也。机不离心,离心之机,不可得也。心不离机,离机之心,亦不可得也。


    心者,毕竟空也;业者,毕竟空也。空而不空,不空而空,是为空也。寻空守空者,痴人也。能空非空、所空非空,非空而空、非能非所。以禅为一切皆空者,大误矣!


 

诗曰:


秋深于水夕涨风,微蓝缥缈紫朦胧。千重影没乾坤幻,四起声浮今古空。


恍觉燃灯汰孤寂,犹迷举指扣圆通。天心处处明如昼,一点冰花溅火红。





缠中说禅:缠非缠、禅非禅,枯木龙吟照大千(十)


    世间名言之学,好求所谓本原、本质,或一味否定本原、本质而无所依托、惟托空言。空言犹言、顽空岂空,皆贪嗔痴疑慢之业也。一切离诸当下现量之学,皆臆测之神学也。西洋科学,弃以太等臆测之物,直面可观察之现量,乃有相对论、量子力学之大发展。当下之现量,不离吾辈耳目鼻舌身意之所到。现代科学仪器之发展,实乃观察水平之提高,犹不离当下之现量矣。


    业者,当下之现量,毕竟空也。业之所集,心者,毕竟空也。空而非空,心之共业而有此世界矣。吾辈所在之世界,乃吾辈共业之显发。业之流转、世界之变异,实无所转、实无所变,业之显发、藏隐也。显之非显、非显而显,藏之非藏、非藏而藏,阴阳而阳阴,阳阴而阴阳,即此今古乾坤也。


    痴人所说心者,或一肉团之物、或脑内之意识、或意识之虚构。而心者,惟此业之所集也;肉团之物、脑内之意识、意识之虚构者,业之显发而有之物象,非心也。有而非有、集而非集,梦幻泡影也。梦幻泡影者,非假非真、即假即真。执之梦幻泡影而遁世者,痴人也。遁无所遁,梦幻泡影也。


 

诗曰:


风卷重云云逗雨,鲸翻恶浪浪腾天。蓬莱终化三杯土,阿鼻犹输九吊钱。


无事商量非少劫,有情计较总多缘。茫茫欲海舟随系,一苇何曾到日边。





微信杂谈

融界公开课

  • 融界内部交易系统讲解

  • 日内波段操作交易技术

  • 期货123战法训练10讲

  • 四周期货实战系统培训

导师智慧
融界动态
专题新闻
热门文章

融界教育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