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界教育

融界教育首页 >> 融界专题

摩根大通CEO戴蒙回应六大疑问:比特币、AI、中国市场……

开通高手技术视频大全【终身账号】    发布时间:2020-06-05 22:41:26    内容来源:财约你-腾讯新闻



以下为访谈实录:


一问Jamie Dimon:

次贷危机中金融巨头纷纷倒下,摩根大通何以成为例外?


主持人:

谈到从金融危机中汲取的教训,我知道金融危机后华尔街面临很大压力,你认为人们对华尔街最大的误解是什么?


Jamie Dimon:

有几个误解。首先,人们从教训中得出了很多错误结论。如果请一位历史学家回顾实情并剖析失败原因,会发现起因并不单一,而是十五年期间发生的一系列事情。

危机发生后的第一反应,一般都是找替罪羊。这是多年存在的问题。而抵押贷款的问题源自十年的糟糕政策,银行的工作、政府颁布的各项法案,但出发点起初都是好的,觉得人们拥有房产是好事情,房贷越来越容易,没什么损失。随之而来的投机行为、糟糕的数据和欺诈逐渐增加,然后投资者、银行和个人风险逐步累积,进而导致崩溃。历史教训告诉我们政策有好有坏,需要承认并纠正问题,而不是反应过激。否则,过度反应会减缓(经济)增长,令情况进一步恶化。

但就金融机构而言,最需要铭记的是资本和流动性。摩根大通当时不需要政府TARP援助,我也告诉人们,危机期间我们并没有无抵押短期融资。这种融资方法是金融机构面临的最大风险,对于任何一家银行的资产负债表都是最大的风险,因为这是一种“变幻无常”的资金。每当有人出现问题,这部分资金就会马上被抽走。(投资者)没有任何道德上的义务延续贷出此类资金。他们不会说“留下你的押金、商业票据”等等。我不愿意为了3个基准点接受任何风险,所以我们完全没有这样的资金。因此我们从未因资金短缺而感到恐慌或忙乱。

这里有很多教训,每年我在“主席致辞”中都写下一些内容,每次回顾也会发现还有其他问题起到了作用。所以有很多要学,现代金融社会还很年轻,一千年以后人们大概会嘲笑我们的所作所为。他们会更透彻地了解各个因素之间的相互关系,也会有更多工具来“减少系统震荡”,就像现在飞机上所做的,现在这种非常复杂的座舱在30年前并不存在。我认为在未来管理经济的过程中会有更多这类工具。



二问Jamie Dimon:

中国金融业加速对外开放,外资机构的机会在哪里?


主持人:

中国承诺更多地开放金融领域,你可能也听说了,中国央行新行长易纲已经宣布了时间表以及一些具体措施,摩根大通在中国下一步的计划是怎样的?


Jamie Dimon:

我们在中国已经很长时间了。为中国客户提供全面业务,包括投资银行、商业银行业务(比如现金管理),还有基金管理。中国在未来四到五年会出现巨大增长,所以,我们希望未来具备同我们在总部一样规模完备的银行,能够为所有的中国公司提供全面的服务。如果我们获得牌照,我们会在未来几十年里不断的进行投资。


主持人:

你预计什么时候能够在中国有全资证券公司?


Jamie Dimon:

我们在华已有全资业务,也有合资业务。如果我们拥有持股51%的控股合资证券公司,有全牌照从事股票和债券承销及买卖、开展研究及并购等等,我们在华业务会立即有所增长。我们内部谈未来的计划,是一系列完整的中国计划,包括研究、企业信用咨询、如何管理资产负债表等等,如何帮中国企业发展海外业务以及如何协助外国公司进入中国市场。这些对我们来说都很重要。


三问Jamie Dimon:

PK“宇宙第一大行”工商银行,摩根大通的底牌是什么?


主持人:

跟(中国 )本地竞争者相比,你认为摩根大通有怎样的竞争优势和劣势?


Jamie Dimon:

本地企业规模庞大,很有实力。在很多其他国家情况类似。我也预期中国的银行会在未来进一步增加规模、变得更强大,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加强在华业务能力,提供全方位的服务才能和本地机构竞争。

现在我们最大的优势是全球网络。我们已经和很多公司有业务往来,当这些现有海外客户进入中国,很多会自然选择摩根大通提供服务,比如帮他们开户、换汇、利率互换等等。

反过来也是一样,如果中国公司去巴西、美国、伦敦,我们能够为他们提供专业知识和咨询建议。我们能够为当地中国公司提供包括信用评级企业治理等专业服务,让他们更健康地持续发展、成为更好的公共或者私人实体。

不是说中国的投资银行不能做这些工作,但我们在全球范围内都能提供优质服务。


主持人:

你是否担心中国工商银行会抢占你们的一部分全球市场份额?


Jamie Dimon:

我觉得这不是谁抢谁的问题,但我觉得中国工商银行确实有它应有的雄心,并会进一步增长。如果让我换位思考,也会这么做。

他们(中国工商银行)有非常巨大的国内市场,也在拓展海外,为开展海外业务的中国公司提供服务,也是理所当然的选择。随着他们海外业务逐步加强,他们也会为更多进入中国的外国公司提供服务。到时,他们也会成为主要竞争对手。


主持人:

正如你提到的,摩根大通协助很多中国公司全球化,在你看来,这些中国公司在拓展海外的计划和业绩方面表现如何?


Jamie Dimon:

中国公司的举措是正确的,现在财富1000强公司中20%来自中国,到大概2030-2035年,中国公司将会占到财富1000强公司中的40%。

具备巨大国内市场的公司会自然而然拓展到海外,既是为了增加海外客户基础,也是为了获取专长、特别是管理方面。有些公司会成功,有些则不会,但我觉得中国公司值得把一部分资本投入海外业务拓展的工作。我们也在协助这类公司发展海外业务。



四问Jamie Dimon:

比特币、区块链、AI……新技术来袭,“高冷”华尔街如何接招?


主持人:

接下来谈一谈技术,因为很多人说摩根大通更像是一家技术公司而不是金融机构,在二月份发布的您的年度信中,包括加密货币在内的颠覆性科技被列为风险因子之一。

您此前对比特币公开持怀疑态度,但支持作为其支撑技术的区块链,这是为什么?


Jamie Dimon:

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完全不可等同,需要分开看。区块链是一项将主文件(中心档案)进行同等加密、编码和平等分享的技术,所有副本是相同的,且总是同时得到更新。

比如,我保存了一份主文件,一份跟你签署的协议。我们各自保存一份完整文件,每次买入或卖出都由独立方认证,所有数据得到保存。如你对贷款买进或卖出,(对方)是担保方、前资产拥有者,有税务方面的影响。我们在做这方面的测试,实际上是可行的,也会将其作为案例推出,可以是公开或私人的,可涉及5个人或5万人。

我们相信(这种技术)会推出,但说实话我们不认为这会引起“系统性颠覆”,因为需要编写编码,同意一系列协议,更涉及各方是谁,如何推行,并确保安全加密。

货币则完全不同。你可以把区块链技术用于所谓的加密货币,或人民币。但人民币受到中国法律和中国央行的支持,(性质)完全不同。所以我对加密货币持怀疑态度,但对区块链的态度则不同。

我们在全球范围周转大量资金,每天约6万亿美元,流通方式都是数字化的。我们不是用飞机运现金,而是在全球账户之间进行安全加密的低成本数字转账。

但关键问题是,技术确实是推动全球变化的主要动力,这包括增长、生产力,及很多文化领域的改变。你也必须应用新科技才能做到更好,包括管理公司、股东、员工、健康和空气等。

在中国也一样,摩根大通凭借新科技能做到更好。在竞争激烈的商业领域,不使用技术更新就会失败。技术让服务更好、更快、更优惠,以更低的成本为客户做得更多,这可以通过数字化或流程便捷化来实现。我希望有一天有好的技术改善空气状况。企业不断利用科技来改善和成长更应是一种常态。


主持人:

但您如何决定要投资哪些技术?去年在微信上有一篇热文,说摩根大通利用AI技术对合同进行智能分析,可以把36万个小时的工作压缩到几秒内完成,那么现在摩根大通正在开展什么样的科技投资?


Jamie Dimon:

我们会坐在这样的一个房间里,花无数个小时逐个项目做评估。我们会研究数据中心、网络、加密、网络安全以及软件程序编写等大量的数字化工作,有大量产品数字化。有独立运营的,也有合作的项目。其中一个庞大的类别就是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大数据。

比如金融机构的风控系统往往要应付140个数据库。现在,瞬间就能完成。如果你是用手机,按个按钮就能完成。这(类技术)可以用在市场营销、信贷等等各方面。

至于你刚提到的技术,我不记得具体数字,是应用于阅读合同的。原来需要很多人阅读一份合同,现在可以数字扫描,存储在电脑中,扫描只需几秒,但人工的话需要几天、几周甚至几个月。如果你想要查看所有的合同,看多少合同设定“重置价格”,这些机器就能做到。

这只是人工智能的开端,随着这项技术的推出,人们了解使用案例后,会用到更多的工作场景中。随着我们的人员不断提升这项技能,更多科学家也正在参与,未来使用数量也将会相应大幅增加。


主持人:

这意味着机器会取代人类吗?你如何看待这方面的就业挑战?


Jamie Dimon:

关于这种说法,我觉得大家过于担心。科技取代工作,是我们有生以来无可争议的事实。在中国也一样,技术可能让部分中国人失业,但也造就了中国蓬勃发展的一部分。

在美国,20世纪30年代时在农场工作的2千万农民,现在减少到差不多一百万,但这些是非常辛苦的工作。他们没有全部失业,而是转行。工作日也减少了,上世纪30年代有六个工作日,很多人甚至有七个,现在一周五个工作日。

我认为,社会会适应,工作变化的速度、重新就业培训等等确实比以前转变更快,社会应当更快地适应。比如,社会应该改善重新就业培训、劳工迁徙、收入援助等项目,更要提前规划。比如司机失业,他们怎么办?这对得梅因的影响可能比对纽约大得多,很多影响有本地化特征。

我们应当赞赏科技的进步,这会拯救很多生命。但从反面看,全球也普遍存在一种民粹主义和因失业触发的愤怒情绪而导致的不安。每当出现问题时,往往有人抱怨是贸易、移民或科技原因,这有失准确性。但如果我们可以缓解这些人的困境,则可减少这种压力。我觉得那些没有预见到这些结果或未能采取行动的国家,是有所失误的。单靠政府或企业都无法凭一己之力解决这个问题。因此我们总是在大力推动真正的合作,以解决问题。


主持人:

您如何确保摩根大通在同硅谷和科技巨头的竞争中留住人才?对手可能是美国的Facebook也可能是中国的阿里巴巴。如何留住人才呢?


Jamie Dimon:

我们完全没问题。我们是一家很好棒的公司,在全球开展优质业务,非常国际化。你在这里编写的代码,可能第二天就会得到5千万人使用。

有些工作并非意义非凡,但员工对我们来说意义重大。我们照顾员工、尊重员工,总是保持具有竞争性的薪酬,这些都是我们需要做的。

我们全球业务运转良好,当中很多人做涉及全球范围的工作。我觉得在金融服务业,你触及的方方面面都是重要的。你需要每天早上广泛阅读报纸的所有内容,才能了解(时事)如何影响到你的客户。

科技帮助我们在全球运营。我们每天在全球范围转账的资金约6万亿美元,更刚建立了相应的实时系统,保护(业务)不受网络攻击、欺诈等影响。我们享受工作,人人参与其中,高层管理也全面投入,确保完成工作。


五问Jamie Dimon:

比肩巴菲特,成为“最伟大CEO”的秘诀是什么?


主持人:

在刚才谈到引人关注的颠覆性技术发展的同时,社会正在进入不确定性和复杂程度都不断增加的时代,所以我很好奇,您如何在管理一家如此大型企业的同时仍然能够保持灵敏?

伯克希尔的巴菲特几乎是凭借直觉的孤胆英雄,但另一方面桥水基金的达里奥强调完全透明度和集体决策,你的风格是什么样的呢?


Jamie Dimon:

我对他们两位都满怀尊敬,他们做的工作侧重有所不同,巴菲特思考能力惊人,他收购公司,交给其他人运作;达里奥则是投资者。而摩根大通是一家大公司,在全球有很多客户。我的首要任务就是给客户提供优质服务。

我们会和客户进行非常精细化和高透明度的合作。我觉得如果没有透明度,巴菲特会拒绝和对方合作。透明是一种必要,没有透明度是不可能作出良好的长期决策。达里奥和我也曾谈论此话题。他们的管理团队就是坐在这间房间里,每个人都可以读所有的文件,问任何问题。

我们开展有益的辩论,寻找最佳解决方案,做出决策。做决策时,有时所有人都参与,有时只是个人参与,但我们都会尽力开诚布公。坦诚可以促进对话。我们不容忍“倚绳战术”似的处事方法,在会前什么文件都看不到,很快做决定,那是耍花招。大家应有时间通读文件内容,提出意见,这样才能得出更好的决策。

而且要记住,跨部门是常态,技术、营销、销售等部门以及各个分支都要参与合作。如果你的产品很棒,却没有销售部支持,或没有所需的流程和技术支持,你无法达标。大家必须合作。

我们必须通过某种方式组织起各个部门,方法可以不同,但绝不意味着各部门之间不需展开对话。就像在军队里,X工作必须在Y工作所需要的节点完成,合作是必然,否则一团糟。我们的工作也一样。


主持人:

但如果是在很大的压力下呢?金融危机期间你曾经决定收购贝尔斯登,是否面临了很大压力?十年过去,如果您有重新来过的机会,还会做同样的决定吗?


Jamie Dimon:

我不会再买贝尔斯登,因为在美国政府控制下最终我们付出了巨大而不合理的代价。

事过境迁,但贝尔斯登可称是经典案例,人们总看着收购价格。但其实,当时我们有上千人熬夜为项目努力,重新培训他们的员工,降低风险,我觉得这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

我们当时认为是在为国家出力。我们决定收购,不是因为觉得交易很划算。当然,通过并购我们获到一些人才、良好的资产,但不要忘了,我们是一举收购了三千亿美元的资产,更需立刻降低风险。

所以我们的团队做出的成绩最终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我至今为此无比自豪,而且他们在6个月的长时期里马不停蹄,谈判和合同签署都与我们在之前及事后的工作非常不同。

如果重来一次,我们不会收购贝尔斯登。我觉得,我们的政府应该好好反省,出现问题时应该如何对待企业。有些事我不想再重提,但要告诉大家,(如果重来)董事会甚至不会让我接听电话。


六问Jamie Dimon:

从癌症阴影走出,患病经历是否刺激你投资医疗行业?


主持人:

在金融危机后您也面临了“个人危机” ,从一场癌症中康复。之后对事业和人生的态度是否因此而改变?


Jamie Dimon:

出乎大家意料,没有人们想象那麽多改变。当你遭遇一场威胁生命的疾病后,确实会带来一些改变。你会生活得更加有目的。你不会再以为人可以一直活下去。当然,每个人都知道死亡是必然,但我真切感受这背后的含义。

你可能很难理解,这真的很难跟你解释。但当你面对死亡的时候,会非常珍惜每一天、每一个人、每一段关系,还有更多的。同时,我也会很热爱自己的工作,心无旁骛。

倒不是象某些人说“上帝,让我闻闻花草的味道吧!”我喜欢我的同事,喜欢和来自全球的人们见面,我热爱工作,享受工作。我就是在做自己热爱的事业。有些人会憎恶自己的工作,希望有机会做出变化,或是画画或是打高尔夫球。我倒是没有这样的体验。


主持人:

但这是不是推动后来和亚马逊、伯克希尔联手开展医疗新项目的原因?


Jamie Dimon:

不是。

首先,这项医疗保健方面的投资非常出众。我不是科学家,我主要是通过投资参与了一些工作,支持别人做很棒的事。这个项目将会推进,将造福全人类。但愿五十年、一百年以后人不会像现在这样遭受病魔煎熬,体验过的人都知道那是非常残酷的。

和亚马逊以及伯克希尔宣布的合作,更多是因为我们彼此信任,了解现在美国18%的GDP都用于医疗保健,这是好事情,但我们也知道很多资金被浪费,存在太多的欺诈、利用过度和利用不足,临终关怀既痛苦又费用昂贵。因此,我们想着手解决这些问题。

我们的具体做法是雇佣人才,包括CEO和医疗、大数据、科学、法律领域的人才,跟所有乐意参与的人合作,告诉他们,用我们现有的成果做基础,我们几方共有150万人。让我们学习如何做得更好。

有的可能是小事情,比如一个健康计划、送药的方式,但也可能会导致大的改变,比如慢性疾病的治疗方式、更好的健康计划或者数据的更好利用。

我觉得通过合力,我们能够为顾客提供更优越的服务,他们会更开心、有更多选择,成本也可能更低。这是我们的目标,最小的目标。

更大的目标,就是也许可以改革美国的政策。美国的医疗政策需要改变。我们的医生、药物和医院都是一流的,但在无保险的人数、医疗资源利用过度和不足、数据不当使用以及费用过高方面却是最差的。我们必须摆脱这些问题。


主持人:

但这确实听起来不像一位银行家会做的工作。所以,面对选择华尔街作为事业的年轻人,您会告诉他们华尔街的核心价值是什么?


Jamie Dimon:

华尔街是一个极有趣的行业,人们会将它神秘化,这是一种爱恨交织的关系。因为我们不是仅仅是销售一种产品。比如你走进沃尔玛,你可以拿钱买到任何想要的东西。相比之下,如果你走进银行,多数情况下,我们会说“不”。

有时我们贷给你一大笔贷款,我们就成为了合作伙伴,并将要你接受某些条例。但总体而言,人们需要一个健康、井然有序的资本市场;如果没有,你去看看有些国家,就会是一场灾难。所以人们对华尔街怀有这种爱恨交织的情感。

但每个人都想要更多的贷款,一旦出问题,就会受到惩罚。人们都知道资产、负债、货币和利率调期产品等是什么,没那么神秘,但这些跨境、规模、范围、速度、不同的产业综合在一起,则增加了我们这一行的复杂性。

但最终,我们总是要放贷给某个人或公司,比如给腾讯,我们就要帮助他们融资、做研究、调动资金,提供资产管理和资本结构建议,这是我们的工作。

我们非常称职,可能偶尔会出个错。但整体上,我为我们的工作感到自豪。我们绝大多数人都为自己的工作感到非常自豪。对年轻人来说,我们是一家非常棒的公司,会尊重他们,尽力帮他们。

但我要跟年轻人说的是,你们要自己努力,照顾好身心、精神、灵魂以及朋友和家人。这是我们无法代替你们去做的事。我们可以教你们、如果你跌倒了会帮助你,提供更好的医疗计划等方面的支持。但你们还是要想清楚自己的人生,并完成自己的目标。


主持人:

你希望有一天离开后,人们会记住你的哪一点?


Jamie Dimon:

这方面没有一丝神秘,因为不只是一件事。每次有公司CEO说要留下什么丰功伟绩,我就说,可以卖掉这家的股票了。因为CEO真的要把很多事情都做好,包括管理员工、收购公司、同中国打交道、和政治家打交道、发展技术等等。

我只想在就职期间做好本职工作。然后,人们可能会说,如果他离职我们会想念他。人们觉得他值得信任、有原则、有纪律、知道尊重他人、言行一致。这就是我最想要的。别无其它。



快问快答:MOLLY问卷


财约你:

谁是历史上或当今你最敬佩的人?

Jamie Dimon:

亚伯拉罕·林肯。


财约你:

如果不做银行家,你可能会希望从事什么工作?

Jamie Dimon:

记者。


财约你:

你认为最重要的领导技能是什么?

Jamie Dimon:

有两个,一个是非常扎实的事实、细节、分析处理能力,并且高度自律;第二是较人性化,做值得人们信任、为其努力的领导,他们要知道你不会拿他们当替罪羊,并喜欢在你手下做事。因为这会促使领导层合作,完成各项目标。这种技能有别于只是很聪明。


财约你:

您执行过的最疯狂的想法是什么?

Jamie Dimon:

最疯狂的想法?我有很长一个单子,但现在想不起来。我觉得你应该尝试很多事情并失败,而不是要把每一件做完美。


财约你:

您现在正在阅读或者最近读过的书是什么?

Jamie Dimon:

放在我床边的《尤利西斯·格兰特传》,我非常喜欢读各种历史书籍。下一本会是《事实(Factfulness)》这本书,讲的是人类如何详细分析数据但往往从中得出错误的结论,因为我也反复看到很多数据利用不当的问题,期待读这本书。比尔盖茨说过,这是他最喜欢的书之一。


财约你:

你认为在你事业中起到了最大作用的书是哪一本?

Jamie Dimon:

不知道,我希望一辈子都在学习。我每天读报、读很多本书、很多人发给我的报告和分析。但最有趣的涵盖整个人类旅程的一本书叫做《万物简史》,作者是比尔·布莱森,从人类起源到登陆月球再到原子、大数据、混乱、心理学、历史、艺术等等无所不包,读的时候你不得不惊叹人类在短短的历史里做出了如此多的成就。希望这会开启未来的美好,而不是灾难。


财约你:

人们对您的时间管理很好奇,你一般工作日怎么度过?

Jamie Dimon:

一般我5点或5点半醒来,读报、尝试锻炼,通常很有规律,然后去开会,有些是提前约好,我的日历不一定排满每一小时,但对日历上已经安排好的事情,会很严格。然后出差时,我也会带管理层去吃饭、做业务回顾、见客户、见监管部门、政府官员。我会尽量照顾到方方面面, 同时有原则地执行。同时也要照顾自己,留时间锻炼、不要饮食过量等。


财约你:

能睡多久?

Jamie Dimon:

时间不确定,但我会尽量每天都能保证睡眠。


财约你:

你每年出差的天数有多少?

Jamie Dimon:

我去年其实算了一下,是140天。比我想象的要多。


财约你:

您手机上最常用的应用是哪个?

Jamie Dimon:

我们公司的应用,电邮,有时我也会查看天气、偶尔进行搜索,我也会读新闻,虽然更偏好读报纸,但会读新闻、股票、债券和货币价格等。


财约你:

您最喜欢的中国菜是哪一道?

Jamie Dimon:

喜欢的太多了,很难说。


财约你:

迄今在中国最喜欢的一趟出行或经历?

Jamie Dimon:

我之前可能也提过,我去过中国很多次,也带我妻子和孩子去过多次,更多是出差。但有一次是我们全家都去了,包括我的三个女儿、还有当时的一个女儿的未婚夫、一个女儿的男朋友一起去了丽江,爬了山,雪龙……忘了全名,好像是玉龙山,5万英尺高,最后一部分他们还给我们提供了氧气瓶,非常棒的经历。因为能看到中国不同的一面。之前总是去大城市,但那次是小镇,在镇上逛体验完全不同。


财约你:

你最喜欢的体育运动是什么?

Jamie Dimon:

网球。


财约你:

希望自己的孙辈会具备的三个美德是什么?

Jamie Dimon:

谦虚、坚韧、终身热爱学习。


财约你:

你的朋友贝索斯花几百万美元正在建一座可以走一万年的钟。如果您可以给一万年以后的人类留下一些话,您会对他们说些什么?会怎么样描述我们当前的时代?

Jamie Dimon:

人类取得了惊人的进步,但我们也造成了一些风险,比如核扩散还有可能紧随其后的气候变化。战争也导致了很多人死亡。所以要做正确的事情,努力爱护彼此,避免部落思维。


财约你:

您会给年轻一代怎样的事业建议?

Jamie Dimon:

当然要努力工作、终身学习,我觉得人们应该以聪明的方式工作,很容易犯错误,比如忽视效率等。另外一个是在谦虚之外的是情商,让自己值得信任、学会跟进、清晰地沟通,成为团队中举足轻重的一员,让大家因你在场而兴奋,而不是沮丧。你可以在人生旅途中发展自己的情商。


财约你:

摩根大通最令你自豪的一点是什么?

Jamie Dimon:

我觉得它是全世界最棒的公司之一,我尤其为员工感到自豪。无论是好年代还是艰难的年代,他们都能取得很大成就。尤其是在艰难的年代,虽然我们未必能扭转乾坤,但大家全情投入。如果你在公司走一走,你可以感受到公司内的同志情谊、友情、合作,这些人非常聪明、知识渊博,因此我非常高兴是他们当中的一员。


线上视频课

微信杂谈

融界公开课

  • 融界内部交易系统讲解

  • 日内波段操作交易技术

  • 期货123战法训练10讲

  • 四周期货实战系统培训

导师智慧
融界动态
专题新闻
热门文章

融界教育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