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斌眼中的投资:用生命、时间来换取财富的增长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今天是2019年12月11日 星期三

聚合赢家 | 引领财富
产业和金融智库服务平台

七禾网首页 >> 投资名人堂 >> 股票 >> 但斌

但斌眼中的投资:用生命、时间来换取财富的增长

最新高手视频! 七禾网 时间:2010-03-02 14:59:51 来源:网络整理

访谈实录

“我眼中的投资:用生命、时间来换取财富的增长”


  和讯网:各位和讯网友大家好!今天作客和讯沙龙的是东方港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董事总经理但斌先生,但总最近出了一本新书,《时间的玫瑰——但斌投资札记》。我们乍一看书名,很难把它的作者和一个成功的投资人联系在起来,我们怎么来理解时间的玫瑰?
  但斌:实际上时间在投资当中非常重要,人的生命很短暂,某种意义上我们理解投资,是用我们的生命、时间来换取财富的增长,所以说你给时间任何一样的比喻都是非常恰当的,所以我们取了《时间的玫瑰》这样一个富有诗意的名字,来表述我们对投资的理解和它在投资当中的重要性。
  和讯网:“玫瑰”这个名字听起来非常浪漫,也可以反映出但总对投资的心得。昨天我看了央视老姜的博客,评价您是属于从“沼泽中走出来的投资人”,我想他打这个比喻可能跟您的投资经历有关。我想网友熟悉您的过程中也最想听到您曾经经历过的那些痛苦和坎坷。
  但斌:这个“沼泽”我觉得可能跟中国开始建立资本市场的外围大环境也有关系。比如我们刚开始的时候学习的理论,用的股票交易工具基本上是钱龙软件,钱龙软件是从台湾过来的,主要用于技术分析等等,所以我们开始分析或者研究股票,是从技术分析角度开始。一代人基本上降落的这个地方都是沼泽的地方。开始没有说有价值投资,我们也不是说技术分析一定不对。只是当我们降落在这个地方的时候,只知道一种办法,而这个办法恰恰不是主流的赚钱办法,一些真正的康庄大道的赚钱办法还没有介绍进来。有很多人可能经历很多年,还在那个“沼泽”中徘徊。我可能比较有幸,愿意学习,不断走出沼泽地带,不知道老姜的意思这样理解对不对。我是这样理解他说的意思。
  和讯网:是不是有这样一层意思。一方面,我们的投资大多数是从一片空白起步,没有任何投资理念或者值得我们学习的东西,都在探索中进行摸索。另外,我也关注过您的一些投资阅历,在您的投资经历中,会不会也有很多值得回忆的东西,和我们分享一下。
  但斌:多数投资者的投资经历,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当然有很多人很顺利到现在,但是我接触大多数人基本投资生涯都是起起落落、起起伏伏的。实际上一个人没有亏过钱的话,没有一次或者几次刻骨铭心亏钱的经历,他很难成熟。所以从这角度来说,我们也经历过比如说听消息、靠技术分析,参与一些投机的事情。但当你亏得很厉害的时候,你会一步一步过来,知道什么是正确的。那么这也是一种从沼泽走过来的一个经历。在我的职业生涯当中,我慢慢才体会出:第一不能听消息,听消息基本上输钱的概率是非常大的。比如十次,你九次都是赢的,可能最后一次听消息大败,也是非常正常的。第二,定好的计划,要按照这个计划,就是你开始想的这个计划去执行。有的人经常开始想好的事情,等到这个事情发生变化以后,或者说按照他的逻辑走的时候,他突然在某个阶段又改变自己的想法,这也有失误的情况。第三,从价值投资这个角度来说,可能对企业的分析,对行业的判断也是非常重要的,有人在这一点,学习价值投资,是为价值投资而价值投资,这肯定是有问题的。要研究价值投资背后的一些逻辑关系,一些企业的发展规律性的东西,然后从这个角度来说去切入,慢慢一步一步走,我觉得可能会走的比较平坦。
  

巴菲特的境界、修养很难复制


  和讯网:说到价值投资,我们也知道您是非常坚定的价值投资理念的推崇者,同时您也是巴菲特非常坚定的推崇者,巴菲特的投资方法在很多人看来感觉很简单,但是我记得您说过,巴菲特的精神、境界和修养是一般人很难学到的。那么我们怎么来学习巴菲特的精神和境界?
    但斌:实际上真正的价值投资主要是格雷厄姆和菲舍尔的思想,巴菲特只是一个实践者,巴菲特只是把这种理论实践到全世界的一个比较成功的典范。那么如果说是执着于价值投资,是执着于理念的东西,我觉得巴菲特只是一个实践者,我们很认同这种实践。比如说我们看巴菲特成功的过程中,巴菲特的境界、修养这些东西很难复制。比如1962年越战的时候,当一个国家有可能跟另外一个国家发生战争的时候,我们一般人的想法是把这个股票卖掉,那么这时候他的内心的活动,他怎么处理投资,这个东西实际上是非常难学习的。比如我们说很简单的价值投资,比如这个企业值多少钱,我算一算,按计算机算一下,按巴菲特来说,只需要加减乘除就可以的,这个是很容易算的。你静态的看多少、动态的看,你也能坚持,但是当大的历史事件冲击的时候,或者大的波动发生的时候,你那个时候怎么坚持,这是非常非常难的。你没有一个对人类社会发展规律性的东西,做一个比较深刻的思考,实际上你是很难坚持的。
  和讯网:问题就在这儿,就像您刚才例举的的,一旦是类似于战争或者其他的系统性的风险,降临到这个市场的时候,可能很多人坚持不住。
  但斌:就是说自己已经很担心了。实际上我们现在看过去从1896年开始有道琼斯指数以来的美国市场有111年,如果一个家族持续投资111年,每年我都定投一些钱,应该赚很多很多。但是在这111年当中,这个家族每次经受的,比如第一次世界大战,1929年到1933年的经济危机,跌了89%,还有二战等等,在极端的情况下能挺过来是非常非常困难的。


巴菲特抛售中石油是一种另类的成功


  和讯网:刚才咱们说到巴菲特,我想起了一件事,巴菲特好像也有判断失误的时候,比如提前抛售了中石油。
  但斌:我觉得不能称失误,假如算失误的话,失误也是很正常的,因为每个人投资不可能永远正确,有一定的失误也是很正常。但是从巴菲特来说,他投五亿美金,已经赚了这么多,少赚一百多亿港币,你可以叫失误,但是另外一个角度,他已经是很成功了。从这个事情可以反映出来,实际上巴菲特对中国并不是很了解,如果说一个人对中国很了解的话,比如他到下周一,11月5号,中国石油A股上市的时候,他才卖中石油,因为对他来说,现在中石油的成交量很大,他只有大概20多亿股,巴菲特持有的股票数量,也是可以在一个比较好的位置卖掉,这是可以做到。另外还有一个问题,比如像巴菲特03年投五亿美金的时候,巴菲特06年浮存金大概是506亿,假如03年他有400亿的话,他投五亿美金到中石油上,实际上投了1%左右。如果巴菲特当时不仅仅是投了五亿美金到中石油上,他还投了中海油、中国人寿、中国平安,或者买了一篮子的中国企业。假如投了一百亿美金,那么我估计巴菲特可能赚的钱更多。相比中石油少赚这么多,我觉得那可能是更大的利润,可是从这个角度来说,可能巴菲特先生不如罗杰斯先生了解中国。罗杰斯先生把他其中相当一部分精力投入到中国,这是罗杰斯先生和巴菲特先生有一个很大的不同点。当然到这个市场这个阶段,巴菲特把他1%的持仓也给拿掉,我个人倾向于还是他对中国确确实实不如有些投资家认识的更清晰。
  和讯网:虽然大多数人或者市场不太理解巴菲特这种抛售行为,但是这是否恰恰说明了他遵循的投资原则?
  但斌:巴菲特这次说的很清楚,30美元一桶的时候,他能看清楚原油价格涨到60、70美元,但是石油涨到了80多、90多的时候,他看不清楚石油到底向哪个方向走,所以他把中石油给卖掉了。像中石油这种行业本身,比方它现在持有的可口可乐,他们商业模式还是有很大的区别,因为对中石油来说,它的成长基本上是要靠油价,因为你再发现大油田的概率实际上非常小的,你每年石油产量能够提高3%,实际上是很微小的,只有靠油价的上涨,当油价不能判断的时候,卖出实际上是很合理的。实际上巴菲特从他自身出发,做到了他想做到的事情。我觉得从这个角度来说,他已经很成功了,已经非常成功了。
  和讯网:很多人也都认同价值投资,但是在长期价值投资的过程中,在投资逻辑背后很多人会面临另外一个问题,大多数投资者需要考虑他们的时间成本。
  但斌:那当然,肯定有些企业确确实实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比方我们以茅台为例,70年代的一瓶酒,卖6、7元,到现在可能卖500-600多元,一瓶酒的价值就涨了80-100倍,那么这30年就是时间的成本,比如这30年当中,你的钱可以是买房子。听有个朋友说,他有一个朋友从山西买煤,煤价很低的时候,他买了很多煤,然后运到了他们家乡的山沟里,然后储存起来,现在再去卖。这些都是时间成本,我一笔钱投30年,到底投什么东西,能够有更多的回报。还有我这30年当中,比如跟国债比,国债收益率是5%,而茅台是另外一个回报,两者一比较,更愿意把资金放到什么样的资产里面。油价也是这样的,长期看,能够抵御通货膨胀的有几个,我们从常识能够判断的,一个是房子,就是房价,第二个就是石油价格,第三个就是好公司的股权,还有像艺术品的投资。其余的就很难说了,比如说黄金。过去两百年,原来等值1美元的黄金到了200年以后,相当于1.79还是2.79,具体数字记不太清楚了,也能保值,但是保值增值的幅度是非常小的,但是你要看到好房子、好的股票是非常不一样的。


6000点的A股市场远没有到抛空股票的时候


  和讯网: 1969年,巴菲特认为他找不到适合自己买的股票,于是把他合伙人公司解散了,今天6000点的A股市场到了这样的程度吗,你有没有离场观望的想法?。
  但斌:我听到国内有很多这样的说法,但是从我研究的资料来看,实际上是这样,因为在1967年的时候,巴菲特的商业模式有了很大的变化,他从1956年募集了一笔美金,就是你说的这个合伙人公司,到了1967年的时候,他开始收购保险公司,1965年就收购了伯克希尔,在1969年的时候,基本上合伙人公司历史任务已经告一段落,另外这些投资人对他的压力,他也觉得是不是影响他的投资了,影响他的决策了,所以他不愿意再持续原来的商业模式,然后他把所有的钱,所有的精力放到伯克希尔这样一个企业里面,而伯克希尔又开始收购保险公司,实际上他有了更多的回旋余地,比如利用保险公司的浮存金再进行投资。但是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当他从一个合伙人公司到收购公司这样一个阶段的时候,实际上他跟这个市场结合更紧密。比方说我是做理财的,如果我不看好这个市场,我可以一卖了事,可以空仓,但是当你把这个企业收购完了以后,这个市场再跌你是跑不掉的。比如1972-1973年股市暴跌,巴菲特的伯克希尔股价也是跌了一半。当股价跌50%的时候,巴菲特是逃不掉的,如果我做理财我可以逃掉,我可以空仓,但是你收购完上市公司了以后,你是逃不掉的。所以说我觉得你刚才的那个提法是有很多人这样说的,但是我觉得是有很大问题的,从我自己看的资料和我的倾向性来说,实际上巴菲特并没有离开这个市场,相反,他和这个市场结合的更紧密了。说老实话,如果让一笔投资有很好回报的话,你必须投资很长的时间,经历很长的周期。我的理解,企业好的时候要和它在一起,不好的时候也要和它在一起。巴菲特1969年就是整个商业模式变了,他实际上从理财走到了经营企业,经营企业在市场剧烈波动时你是回避不掉的。
  和讯网:现在处于历史高位的A股市场现在有没有到当年巴菲特判断的那种程度?
  但斌:远远没有到来。很多人判断5000点、6000点高估低估的问题,实际上你判断5000点、6000点高估的问题,你不如去研究一下人民币升值什么时候结束。比如从8.3开始,现在到7.5了,会不会到6,会不会到5,会不会到4,我今天听朋友说,有人已经说要到2了,你想想如果人民币升值是这样一个趋势的话,那意味着什么?前两天美国减息,那减息的结果是什么?
  和讯网:更多的热钱流入中国?
  但斌:对,有可能导致更多的资金流入中国,平衡中国资产。从另外一个角度还可以研究,现在全世界主要的资产管理公司资产的投资方向还是在美国,占了50%这样一个比例。当再过十几年,2020年-2030年这个过程当中,这是一种共识,如果没有台海危机这样的事件众多现代化的进程,中国会在未来十几年到二十年间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假如中国达到跟美国并驾齐驱的经济规模的话,从投资比例的关系来说,一部分要从50%流向3%,因为现在中国只占到全球投资机构配置资产的3%不到。那么这个转移过程还没有开始,或者是刚刚有这种苗头,很多人愿意投资,但是还没有真正进入中国,这只是刚刚开始。
  另外还有一点,比如我们说股权分置改革,07年可能只有不到100家没有完成了,它就类似于1978年的包产到户。1978年的包产到户带来了现代中国的发展变化。那么假设到2008年完成了股份制改革,会给中国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可能惠及未来的岁月,会在未来20年、30年显现,那么现在是开始还是结束?你说6000点是开始还是结束?还有像这次十七大提出把居民的财产性收入,写到党的文件里面,开个玩笑,这有点类似人类登月亮的时候,阿姆斯特朗迈出一小步就等于人类迈出了一大步,能够写进十七大党纲里,意义也是非常久远的。我觉得研究短暂的市场波动,实际上是很次要的,在我看来要研究那些最有影响力,而且能够惠及久远岁月的重大事件,这才是财富的基石,而不是其他的。比方说6000点跌到5000点,就算跌到4000点又怎么样,调整了以后它还会起来。那么我刚才所说的那些更重要的因素,实际上才是市场最根本的问题,决定性的因素。
  另外还有一个角度,现在的行情,很多人是在担心的过程当中走到了6000点,不像原来到6000点,有人已预测到几万点,这次没有人说的,好多人都担心,不断有人在卖出股票,而且时时在讨论高估低估的问题。但市场还是到了6000点这个点位,是不是我们平常的担忧思考的焦点有问题?是否我们关心的东西没有触及到最根本的问题,市场可能是有更根本的原因在支撑。这可能需要我们来反思、多考虑。
 
  和讯网:当然除了您说的最根本的东西以外,A股市场因为有一些制度性的原因,或者其他方面的原因,可能有一些自己的根本问题没有解决,而一旦解决这些问题的时候,市场可能会面临某些风险,比如政策的风险。
  但斌:但是你要看到,股份制改革和IPO以后,很多东西都解决了。比如前两天是招商银行行使期权,万科期权也有了,那就不一样了。有和没有股权激励这个东西,对企业影响还是大不一样的。所以你要看,当时还有不完善的地方,但是你要看到这个市场在逐渐完善,而且历史变革的脚步在这一刻实际上在快速促进这个市场的发展。有经济学家说,在中国生活一年,等于在美国生活四年,在英国生活十年,换句话说,如果我们国家再像现在这样发展20年、30年,如果还按照这个逻辑推下去的话,当然不一定科学。想想中国再快速发展30年,等于在英国发展300年,或者我们说中国发展20年,等于英国发展200年,那么中国发展20年等于美国发展80年,资本市场的基础与着眼点在这里。所以我觉得导致这种变化的原因可能是更根本的。
  和讯网:但是对于更广大的这种投资者来说,政策性风险,或者其他风险降临的时候,大家会经历很痛苦的煎熬,比如说“5.30”引发的阵痛。
  但斌:投资就像人生一样,你难道能天天高兴吗?不可能的,对不对。你总是有痛苦,有挫折,然后有希望,它是交织的东西,不可能我永远赚钱。要想让股票天天涨,只有一个力量能实现,如果你炒股票变成神经病了,神经病院治你怎么治,弄个软件,每天股市都在涨,你就很高兴,但这是不可能的。


公募基金和私募基金都应遵循自己的投资哲学


  和讯网:我们接下来谈谈有关私募基金的问题。我们知道国外私募基金的客户可能都是保险资金这种机构,但是在我们国内,比如说您的客户就是一些民营企业家,或者是一些有钱人,但是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门槛就比较高了。普通投资者如何享受私募基金获得的收益?
  但斌:是这样的,在国外所谓的对冲基金,(中国人用私募这个词可能有点不太恰当),主要是为富有的人服务的,比如有500万美金或者100万美金以上的的富裕人士,为他们服务。像彼得林奇工作的地方是为公众服务的基金。在国内,我想也应该有这样的分类,一部分为比较有钱的人服务,一部分基金为普通大众服务。我们坐飞机,还有头等舱、公共舱,你不可能说全都一样,全都一样就是平均主义了,有一个社会分工的问题,服务对象的问题,你想服务什么样人的问题。
  和讯网:您怎么看待部分私募基金跑输公募基金?
  但斌:原来我也写过一篇文章,包括书里面专门讨论这个问题,这和公募私募资金的来源模式有很大关系。比如公募基金1月1日发行,募集100亿,(我们比短线,不是比五年、十年,因为我们现在比的就是半年的时间谁赢谁输。)1月1日募集,现在老百姓投资热情很高,1月1日募集说是100亿,不及时关闭可能会募集200亿,到了100亿的时候只能截止,然后100亿就开始运作,在运作的过程中是牛市,基本是上涨到现在。但是私募基金怎么募集,在1月1日来5亿,2月1日来5亿,3月1日来10亿,4月1日到20亿,到了现在才募集完100亿,我不知道今年从几千点开始涨,比如3000点来了一部分钱,4000点来了一部分钱,5000点来了一部分钱,6000点来了一部分钱,那好了,你现在要比赛,就是1月1日到9月1日比,但是公募的钱是1月1日建的仓,私募的钱是每个月都在建仓,怎么比,没有办法比。国外一般比较基金的业绩,有比较科学的办法。有两种,一种就是所有的钱不管什么时刻来的钱,一起比,这是一种比法。还有根据你资金到位的时间,比方公募基金1月1日到位的钱和私募基金1月1日到位的钱,这两个比是有一比的,是比较科学的。现在很多人一说所谓的公募基金比私募基金,总认为私募基金不行。有一种可能性,私募基金看空了,可能比不过公募基金,因为公募基金一直在持仓,这是有可能的,但是你要说全部都比不过,那是不是背后的比较办法有问题。所以我觉得要思考这些问题。换句话说,如果私募的1月1日开始一笔钱运做到现在,可能私募的回报要远远高于公募。
  和讯网:有没有私募基金更加畏惧风险,从而造成了私募基金在今年以来投资偏保守的原因?
  但斌:每个人对风险的判断不一样,比如现在说6000点高不高估?很多人认为4000点就高估了,那是有可能的,那么他在高估的情况下卖掉,也是符合他的投资逻辑的。因为投资不是取决于一时一地谁胜谁负,而是取决于投资者的逻辑,投资的哲学体系是不是真的很健全。投资不是一时一地,而是长期的,所以你要看这个人,他卖出的理由是什么,跟他的哲学是不是相吻合。投资怕什么,就是怕说一套做一套,这是比较有问题的。这可能是值得我们深思的一个问题,一时的好坏都不说明问题,如果在投资哲学角度出现问题的话,问题是比较大的,也是影响比较深远的,对于某一个机构或者对某一个个人都是影响比较大的。


在如何评估企业价值的问题上纠缠不清,“成为鸟类学家的概率要比成为投资家的概率要大得多”


  和讯网:您遵从的价值投资的过程中,“价值”怎么判断?
  但斌:今年我去参加巴菲特股东会的时候,有个来自慕尼黑的投资者提出了和你同样的问题,他是提给巴菲特的。他说:巴菲特先生,你能不能点醒我一下,怎么样评估企业内在价值?巴菲特跟他开了一个玩笑说:我知道你在问什么问题,但是我装不明白,这个问题请芒格先生回答。芒格先生给了他一些解释,然后幽默的说:你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不清的话,你成为一个鸟类学家的概率要比成为投资家的概率要大。刚才说的茅台的例子,30年酒价涨的80-100倍,那我们再往后推,未来30年会涨多少倍,这怎么评估。我对一个企业判断,是站在我能够看到的角度,这个企业值多少钱,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企业如果持续10代人、100代人,这个企业的价值在哪里。所以是两种不同的哲学体系,它是很难去沟通的。比如说你想的是50年后的事情,我就想今年的事情,那我们两个怎么评估?怎样比较?没办法评估,没有办法比较。
  和讯网:就按照您所说的这种价值基础来说的话,有没有一些相对比较量化的估值标准呢?
  但斌:是这样的,量化标准是非常容易的,我们要想精算一个东西,比如说万科有一百块地,我们把每一块地加起来,看现在的市值,这个很容易算,请一个大学毕业的,或者请一个清算师很容易算,但是这个不构成投资的基石。投资真正的基石,在于你能不能看这个社会变化的趋势性的东西。有一本书《细菌钢铁战争》讲,为什么这个民族消失了,那个民族发展了。当你投资跳出一个很单纯的企业的时候,你可能视野会打开,在打开的过程中再回到这个企业,在整个社会发展进程中看这个企业,可能会更符合企业实际发展的情况。
  很多人说万科的竞争力,万科竞争力在哪里?我个人认为实际上在这个团队,在这样一个富有理想的团队当中。假如未来二十年、三十年,中国房地产市场是个不断集中的过程。实际上房地产市场有个特点就是胜者为王,谁剩下谁就发展最好,那么万科的团队怎么样在这个过程当中,变得像现在一样好。这可能比算那一百块地值多少钱更重要。但是你说怎么估这块变动的东西,这实际上和人生阅历有很大关系。


“中石油如果定价到50元,我们一定不会买”


  和讯网:按照您自己的价值标准来判断,我们提一些跟投资者比较关心的问题,你们怎么去选择值得投资的行业?
  但斌:有些东西不需要很高深的学问,单凭常识就可以。比方说在当今世界,哪个国家发展最好?在中国,哪些行业是最赚钱的?房地产、银行、保险、金融服务的等等。当然你要进一步研究,研究过去美国一百年,五十年,哪些行业最赚钱而且最有持续能力?比如消费品、石油采掘,还有银行、保险,还有一些房地产企业,还有一些高科技企业等等。在美国是这样的情况,在中国会不会也是这样的情况,如果是的话,或者稍微有点中国特色的话,你把这个特色加进来,也很简单。
  和讯网:资源类的行业呢,比方说周一中石油上市,巴菲特已经抛空了,您会不会选择中石油?
  但斌:如果中石油定价按某些人说的,我听到比较极端的例子是到50元,这就肯定不行了,肯定暂时高估,至少我们不会买。
  和讯网:还有一个投资者最关心的问题,“平安.东方港湾马拉松”信托项目的投资组合大概有多少股票?集中在哪里
  但斌:我们股票主要都是蓝筹股,所谓的白马股,没有黑马股,都是白马。
  和讯网:这也秉承了您的价值投资理念。您是私募基金的投资人,所以最后请您谈一谈,在接下来尤其市场处于6000点高位时,您自己的私募基金会采取什么样的方式规避市场可能面临的调整风险?
  但斌:因为公募基金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做法,换手率这么高,私募基金每个人的做法也不一样。我们不太考虑点位问题,主要是关注这个企业在目前阶段是不是还更具潜力。比如说茅台180元能不能买?我们考虑未来的5年或者10年它的产量增长和提价因素,我们觉得还可以买。不管是到5000还是6000点,还是4000点我们会继续买进或者继续坚守。实际上我们关注的是那些根本的原因,大的角度发生变化没有?如果那些大的角度没有发生变化,从6000跌到5000点,跌到4000点都不重要,基本因素没有发生变化,它们会促使市场走得更加久远,那些因素是最关键的。当我们考虑那些引起剧变的因素正在促使中国向着更好的方向发展时,我们还是愿意全力以赴。
和讯网:您说的“久远”大概是什么样的判断?
  但斌:有一个共识,不是我的判断,到2020年或者2030年稍微远一点,中国将成为全世界最大的经济体。现在中石油一上市,就成为全世界市值最大的企业。前十名当中可能一半都是中国企业。在这样的国家里投资,我们应该能够看到20年以后或者10年以后,15年以后那个时刻中国会成为什么样子,在自己眼力所及的地方有一个希望,而且比较合乎逻辑的。惠及的影响力,我们会说10年、15年、20年,这是我们从现实中可以触及到的岁月。


投资大部分的时间是经历挫折,是经历痛苦


  和讯网:相信投资者今天如果听了您的观点之后,也一定会对目前的A股市场多了一份信心。
  但斌:每个人的人生阅历不一样,角度不一样,会有不同的分析。在中国社会变化这么快的情况下,财富在不断聚集,也在不断重新分配,你有什么样的眼光,有什么样的洞察力,有什么样的历行能力,等等会对你整个命运有所触及或者有所改变。所以,每个人的财富一定与他的远见、智慧与坚持紧密相连。
  和讯网:最后借今天的机会对我们的投资者和网友说一句箴言或者寄语。
  但斌:投资不是猜测,不是赌博,它是工作,不停地工作,勤奋地工作,投资跟做其它事业,没有原则性区分,勤奋才能获得回报,不要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别人身上。就像刚才我所说的,如果你认同这个东西就自己去研究,如果不认同也没有关系,一定要有自己的主见,基于此才有更好的投资结果。
  和讯网:跟您接触过的投资者,我想跟我会有一种同样的感受,就是在您的身上除了具备投资家的气质以外,还有一种诗人的气质。
  但斌:投资需要一种乐观、一种信念、一种坚持。这在投资当中是非常重要的。股票投资80%的时间市场是波澜不兴的,它用20%时间涨了80%的幅度,剩下的时间是忍耐、是坚守,是经历挫折,是经历痛苦,如果只想那20%,可能不太适合做投资。
  和讯网:今天很难得请到但老师到和讯网作客,谢谢但老师和我们分享他的投资理,由于时间的关系,访谈就到这里,谢谢各位网友的参与!再见!
  但斌:谢谢!再见! 

责任编辑:沈良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七禾网

七禾网

价值君

价值投资君

投资圈APP

七禾网APP投资圈(安卓版)

投资圈APP

七禾网APP投资圈(苹果版)

本网站凡是注明“来源:七禾网”的文章均为七禾网 www.7hcn.com版权所有,相关网站或媒体若要转载须经七禾网同意0571-88212938,并注明出处。若本网站相关内容涉及到其他媒体或公司的版权,请联系0571-88212938,我们将及时调整或删除。

线上视频课

联系我们

七禾研究中心负责人:刘健伟/翁建平
电话:0571-88212938
Email:57124514@qq.com

七禾科技中心负责人:傅旭鹏/相升澳
电话:13758569397
Email:894920782@qq.com

七禾网融界教育总经理:章水亮
电话:0571-85803287
Email:516248239@qq.com

七禾研究员:唐正璐/李烨/刘文强
电话:0571-88212938
Email:7hcn@163.com

七禾网上海分部负责人:果圆
电话:13564254288

七禾网深圳分部负责人:叶晓丹
电话:18368886566

七禾网产业金融部:林秋宏
电话:15990119543

七禾财富管理中心
电话:4007-666-707

七禾网

价值投资君

投资圈APP(安卓版)

投资圈APP(苹果版)

七禾网投顾平台

融界教育

傅海棠自媒体

沈良自媒体

七禾上海

© 七禾网 浙ICP备09012462网络信息服务许可证-浙B2-20110481 七禾网通用网址证书号 20110930138884940 软件开发/网络推广营业注册号 330105000154984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19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10481]
认证联盟

技术支持 本网法律顾问 曲峰律师 余枫梧律师 广告合作 关于我们 郑重声明 业务公告

中期协“期媒投教联盟”成员 、 中期协“互联网金融委员会”委员单位

七禾网是您的互联网私人银行,是个人投资和家族财富管理综合服务平台。

[关闭]
[关闭]
[关闭]